.

林昊原本有种想要立刻唤醒画中仙的冲动,但是当他想起画中仙被抹除了所有关于他的记忆,他立刻又突然害怕起来,害怕唤醒这个女子。

他害怕她醒来,会满脸茫然的看着他,问他是谁……

“我会帮你找回记忆的。”

“你的记忆,怎么丢失的,我就怎么把它拿回来!”

轰轰轰,林昊话语之间,他身周的空间空气,都因为他的愤怒都轰然爆响!

然而,即便说了这样的话,林昊却还是掩不住脸上的神伤。

因为,有些东西,一旦丢了,真的还能找得回来吗?林昊握住黑色棺椁中,画中仙苍白的小手,紧紧握住:“我还欠你一笔债呢,一笔我永远都换不清的债,就算你想不起我,吾也愿守你护你!我林昊,以神魂立誓,愿为你

负责,无论你想让我为你负什么责!”

“你若忘记了我,那我就陪你,直到你想起我!”林昊恍然想起邪魔圣女从画中仙体内摄出的第二幅画面中,画圣墨老面对画中仙时,所说的那些话,尤其是其中的那句,画圣墨老要将一身气运都加持到画中仙身上,愿

以自身所有气运造化,护持画中仙,知道她证道踏仙,直到她,想起她的母亲,她自己的真正身份,以及,还有画圣墨老那个父亲。

那么现在,这个女孩子的身边,就又将多出来一个人,要守她护她,等到她想起来自己!

粉色吊带睡裙气质美女大秀光滑美背姿态优雅图片

“不过,现在,你先好好睡着,等一会我。”

“我,现在就去给你报仇,给你将那些记忆拿回来!”

林昊定定望着黑色棺椁中的画中仙,他的脑海里,这一刻猛然想起了关于这个女子的一切。

说实话,他与这个女子,之间的故事并不多。

毕竟,他们真正的相遇,若以天龙大陆的时间来推算的话,其实,他们才不过认识了一天而已。昨天晚上,他们才刚刚在仙宫广场之上相遇,甚至那时候,他都还不知道这个女子叫什么名字,他都根本没有朝这个女子看过去一眼,他朝着墨池苑的人看过去,却只是

扫了一眼薛晓飞和墨池苑的一名伪仙长老,其他的,他根本没有在意!

可是现在,不过短短的十二个时辰之后,这个女子,就成为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之一!

当然,这只是按照天龙大陆的时间来推算的,若是按照仙藏古界的时间,他们,大概,相识相知了一个多月吧。林昊努力回忆关于画中仙的一切,想要回想起在刚刚进入仙藏古界时,在那座布满了一百零八根神柱的起始广场之上,当时他被季家老妪为首的诸多家族宗门所围攻,那

个时候,只有画中仙,带领着墨池苑的其他弟子,助他一臂之力!

可那时候,他甚至都没有朝画中仙看过去一眼,哪怕是乘龙离开的时候,他都根本没有管包括画中仙在内的,所有墨池苑之人的死活!

那记忆太模糊了,模糊的他都根本记不清当时画中仙的身形。直到,直到在仙藏古界中足足过去了十个月之后,他终于从那天澜古城之中突破而出,但当时,他却也是为了寻找金龙和朱玲儿,同时顺路看看墨池苑的情况。可以说,

那时候,无论墨池苑还是画中仙,在他心里的位置,都轻的不能再轻,几乎就没有任何地位可言!

但是谁能够想到,就是这么一个根本没有任何地位的女人,此时在他的心里,却重过一切!

他,宁愿毁了这座仙藏古界,也要找回这个女孩子的记忆!

决不能让她忘了自己!

脑海里瞬息之间闪过他自画中仙身上拿到另外半块青狐面具之时,茫然醒来的画中仙一脸怔然的与他对视的小脸,想到这女子羞怯之下着急的晕过去。闪过山林之中他钻研青狐面具奥秘,察觉画中仙躲在树丛之后偷看,而后又是他的精神之力完被青狐面具汲取,晕死后醒来,不小心在山林湖中误伤画中仙,再以仙丹

为她疗伤,并助她突破……

老实说,那时候,他着急救治画中仙,哪里有心思欣赏画中仙几乎一丝不挂的娇躯?

他对于画中仙的身子,几乎就没有丝毫的印象!

但是在这一刻,这女子的一切,不仅仅是娇身,就连她的一颦一笑,一呼一吸,似乎都变成了他心中最珍贵的东西!脑袋里不断闪现过关于画中仙的所有东西,有二人同乘法舟赶来腾灵部族的画面,有二人遭到腾灵部族埋伏,险些让画中仙受伤的画面,有二人在腾灵部族洗尘宴上,画

中仙饮果酒而染红了小脸,却不停扯他衣服,劝他少喝点酒的画面。也有二人被腾灵部族安排到一个房间,画中仙将床让给他的画面。有二人同来腾灵圣山,在路途之中嬉笑打闹的画面。更有,画中仙不惜损耗元神,运用空间之法,为二

人打开一条通路的画面。以及,在他炼丹之时,隐晦的说出不愿与她产生情缘因果,而招致她瞬间失落,独自坐在古木树根之上的一幕。

“我若早些说愿对你负责。”

“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些了?”

林昊脑袋里最后闪过的,是画中仙想要逃避他,带着小灵儿提前来到这金龙被镇压的洞穴,所离去的一双背影。

如果他早点说出愿意负责,是不是画中仙就不会逃避他?

就不会,独自来到这洞穴之中?

可惜,后悔药这种丹药,世上是没有的。

轻轻的一声长叹,林昊抬手之间,一股汹涌的魔气包裹住黑色棺椁中的女子,瞬息之间,便将她身体之上所钉着的一百零八枚镇魂钉,数侵毁,部变成废铁!而后轻松将这一百零八枚镇魂钉摄起,扔到一边,接着从储物袋中取出剩下的那另外一半仙丹,直接以魔气将这仙丹化成直接就能够被吸收掉的纯纯药力,部打入画中

仙的体内。顷刻,这女子一身的伤痕,尤其是那一百零八颗镇魂钉所钉出来的伤口,就刹那之间愈合,就连她的脸蛋,也终于恢复了一些白里透红的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