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崇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眼神冰冷的看向厅外。

在厅外的小院内,此刻正摆放着一张巨大的战鼓。

一名战士双手持有鼓槌,站在大鼓前,刚才的鼓声便是他敲响的。

这诡异的鼓声有着极强的穿透力,每次都好似在高崇的胸膛炸开,令他五脏六腑俱震。

姜寒则是冷笑,这敲鼓之人便是那个会音律之人。

经过他药物的提升,修为已经达到五品聚气。

再加上姜寒传授他的《天外魔音》这样的秘法,配合战鼓,自然能够产生出其不意的效果。

一品大宗师实力再强又如何?

圣人之下,五脏六腑都比普通人强不到哪里去。

《天外魔音》便是利用声音来攻击人的内脏,这高崇措手不及,吃了亏再正常不过。

颜天罡也是一脸惊讶,现在他们终于明白姜寒为何会挑选一个会音律的出来对付一品大宗师。

音波攻击秘术,在整个天武大陆那都是极为罕见的攻击手段。

夕阳云朵下的迷人女子

姜寒居然身怀此技?

从一开始的兵法、箭法、如今的卸力秘术再加上这音波秘术,以及姜寒给他的传说级功法。

这些秘术无一不是珍贵无比的典籍,可是姜寒却能层出不穷的拿出来,真不知道这些珍贵秘术他是从哪里来。

颜如雪也是俏脸惊讶,姜寒展现出来的本领让她都觉得眼花缭乱。

现在姜寒除了自身修为差了点,还真不知道有什么是他不会的。

“高崇,你个废物,还不出力,将这些废物杀了,你一个一品大宗师若是连这些废物都打不过,那你也不用活着回郡城了。”齐杰怒骂道。

高崇的吐血让他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高崇如果打不过,那他的处境也将变得极为的危险,他可不想死在这里。

“是,殿下!”高崇当即应道。

下一刻眼神也变得更加犀利起来。

元气再次涌动,居然在其身上形成一股金色的光罩。

“护体罡气?”

颜天罡惊叫道,眼神变得凝重起来。

这护体罡气乃是一品大宗师的标记。

护体罡气一形成,哪怕极为锋利的兵器都无法穿透。

这也是一品大宗师真正厉害之处。

如今这护体罡气形成,这姜寒的战士恐怕根本伤不到他。

颜如雪眉头也紧皱,眼神变得担忧起来。

“小子,你能让我吐血,已经很不错,不过一品大宗师的强大岂是你这等凡夫俗子所能想象,接下来我会让你们一个个死的很惨。”高崇冷声道。

身后黑发散乱开来,在空中肆意飞舞,整个人的气势也已经达到一个巅峰。

“对,本殿下差点忘了,大宗师可是有护体罡气,小子,你的这些人是杀不死他的,你就等着去死吧!”齐杰也再次得意起来,再次恢复之前的嚣张。

姜寒笑了起来,这小王爷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既然高前辈对护体

罡气这么自信,那我今天便破了你这护体罡气。”姜寒轻笑道。

下一刻手一挥,瞬间大厅内场景变化。

一张巨大的无形棋谱在大殿之内铺开,直接将所有人都笼罩在内。

“棋局阵法?”高崇一愣,没想到这小小的赘婿居然还会阵法。

颜天罡等人也是一脸惊讶,现在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姜寒之前要挑选会下棋了,原来是为了布置困阵。

“此乃玲珑棋局,虽然只是一个困阵,但是阵内变幻莫测,随着下棋之人的棋局变动,棋局也会发生变化,高前辈不妨破一破这棋局。”姜寒笑道。

说完棋局内场景便发生变化,高崇惊讶的发现,此刻大厅之内就剩下他一人。

高崇眉头紧皱,连忙警惕的看向四周。

“嗡!”

忽然,一股凌厉的罡风扑面而来。

高崇连忙调动护体罡气防御。

“轰!”

一柄巨锤狠狠的砸在护体罡气之上,力量凶猛巨大。

然而却无法撼动这护体罡气丝毫。

“哼,雕虫小技也想撼动我的护体罡气。”高崇嗤笑,下一刻便要反击。

“轰!”

然而就在此时,又是一柄巨锤砸下。

这巨锤并没有直接敲击在护体罡气之上,而是敲击在上一柄巨锤上。

力量叠加,所产生的力量顿时令护体罡气一颤。

“轰轰轰……”

接着一连串的敲击声响起。

这些巨锤不断的将力量叠加在一起,所产生的力量也成几何倍数上升。

高崇的脸色也变幻起来,这股力量哪怕是他都为之动容。

“轰!”

当第十柄巨锤敲击而下,高崇整个人都为之一震,身形不得不退后三步。

他的护体罡气也开始变得飘忽起来。

“哈哈,我终究还是挡住了!”高崇哈哈大笑。

“咚咚咚!”

然而就在此时,一连串的鼓声再次响起。

高崇神色惧变,胸口如打鼓,口中鲜血顿时喷出。

护体罡气终于承受不住,彻底崩溃。

“真的破了?”颜天罡和颜如雪当即心头一震。

这姜寒挑选的战士居然真的破了这一品大宗师的护体罡气?

若非他们亲眼所见,他们绝对不相信这是真的。

“该死!”

高崇大怒,便要反击。

然而十名战士消失的无影无踪。

与此同时,几十道金针极速掠出,直接射向高崇的眼睛。

高崇连忙抵挡,可金针来的太快,又有阵法的掩盖。

他虽然挡下几十道,终究还是有两根金针刺中他的眼睛。

“啊!”

眼睛被刺瞎,高崇发出凄惨的叫声。

疯狂的攻击四周,元气打在地板和墙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的坑洞。

忽然,十几道身影迅速从暗处窜出,手持极为锋利的轻盈战刀,借助灵活的身法与高崇缠斗在一起。

很快,高崇身上便是一片血肉模糊,几乎每一处都有伤痕。

其中有三人下手极为狠辣刁钻,每次

出手到是高崇的关节处,使得高崇的行动受到极大的限制。

阵法消失,高崇的身影出现在大厅内,此刻的他已经遍体鳞伤,摇摇欲坠。

颜天罡等人看的目瞪口呆,堂堂一品大宗师居然被三十个战士给伤的这么惨?

不过他们也知道,这是姜寒借助各种手段以及精密的配合才会发挥出如此奇特的效果。

否则若是普通的三十名战士围攻高崇,恐怕早就被大宗师给撕碎。

当然这期间有几名围攻高崇的人,被高崇胡乱拍中,肋骨瞬间断了数根,差点就被拍死。

堂上的齐杰看到这一幕,瞬间面如死灰。

“高前辈,晚辈这几分大礼您可还满意?”姜寒轻笑说道。

此刻的高崇已经是强弩之末,随时都可能倒下。

可以说大局已定。

“老夫一生杀敌无数,没想到会栽在一个年轻后生手中,飘雪城主还真是找了一个好女婿,如果没有猜错,杀死老夫的主意也是你这小畜生出的吧。”高崇说道。

“确实是晚辈的拙见。”姜寒笑道。

其实他还挺佩服这高崇的,身中数百刀居然还能站立。

这可不仅仅只是因为他一品大宗师的修为,还有他那钢铁般的意志。

而且从一开始这高崇就对齐杰忠心耿耿,十个十分忠心的家奴。

只不过他跟错了人,齐杰倒行逆施,他却跟着助纣为虐,完是愚忠。

“你杀了我和小王爷,难道不怕郡王府大军压境?”高崇再次道。

“前辈放心,杀了你之后,晚辈会派人假扮你们出城,再将你们的尸体秘密送去天河郡,到时候郡王府自然怀疑不到我们头上。”姜寒笑道。

“哈哈,好计谋,小畜生,你当真让我刮目相看,老夫服了,小小年纪,城府如此之深,绝对留你不得,老夫就算死,也要拉着你垫背。”高崇哈哈大笑,笑声肆意而又张狂。

体内元气完爆发,身形暴掠而出,直接向着姜寒心脏抓来。

他的速度奇快无比,几乎是瞬间便到了姜寒的面前。

这一爪爪下,姜寒必死无疑。

“不好……”

颜天罡顿时一惊,连忙想要出手救姜寒,然而他和姜寒的距离有点远,根本来不及。

颜如雪俏脸也瞬间煞白,不过一切的掠出,心中连连惊叫:“不要……”

姜寒此刻也是肝胆欲裂,没想到这高崇居然会临死反扑自己。

一品大宗师的临死反扑,那威力绝对非常可怕,绝非他一个七品聚气所能抵挡。

“妈的,拼了!”

姜寒心中咆哮,当即不顾一切催动灵魂之力。

一道插在他身旁石柱上的钢针瞬间掠出,化作一道极致流光,洞穿高崇的眉心。

鲜血迸溅,高崇身体顿时僵硬,向后倒去。

“噗!”

与此同时,姜寒口中喷出一口血。

半跪在地上,眼睛赤红,五指成勾抓如地面。

刚才那一瞬

间,强行动用灵魂之力,原本少了一魄的他,灵魂不稳定的他,强行动用魂力,如今灵魂几乎濒临崩溃。

灵魂传来的刺痛,更是让他痛不欲生。

“姜寒,你没事吧?”颜如雪立马扑了上来,一脸紧张的看向姜寒。

颜天罡却是死死的看着地上的高崇尸体,以及没入墙壁中的钢针,一脸震惊。

这是什么逆天手段?

“我……我没事!”

姜寒摆了摆手,对着颜如雪挤出一丝笑容,然而脸色却是苍白如纸。

灵魂崩溃之势算是止住了,不过也埋下了巨大的隐患。

颜如雪看着姜寒的笑容,心不知为何一下子揪了起来。

“噗通!”

齐杰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双眼无神,看向姜寒的眼神透着一股浓浓的畏惧。

就连裤子都湿了,一地黄物。

姜寒看向齐杰,冷笑不已,蕴藏的杀意在这一刻完爆发,接着便要走向齐杰。

“让我来吧!”颜如雪立马制止道。

姜寒却是摇头,用坚定的语气道:“我说过敢打我媳妇主意之人,我会亲手宰了他,一个也不会例外!”

说完姜寒拿起地上的战刀,向着齐杰走去。

杀气腾腾,宛若凶神。

“你……你不能杀我,我可是小王爷!”

齐杰看到姜寒走来,畏惧如虎。

“死吧!”

不过最后所有的畏惧都化作毒怨。

肥大的身体一跃而起,便要跟姜寒拼命。

姜寒嗤笑,随即眼神一凌,手中战刀瞬间化作一抹寒光。

“噗呲!”

鲜血迸溅,齐杰肥大的身躯直接被拦腰截断,掉落在地上。

颜如雪看到这一幕,愣愣的出神,心中却战鼓雷鸣,久久无法平静。

赵霜霜站在颜如雪身后,脸上也露出欣慰的笑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