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青霓是需要安慰的人吗?不是!

苏青霓只是觉得怅然,虽然早就知道这个世道人命并不如即使年后那样值钱,特别是出身连城寨的人的性命。但张曼菱毕竟跟她生活了好些年,人却忽然死掉了,还是怀着希望跟着心爱的人与未出世的孩子一起死掉……

做为跟张曼菱最熟悉最亲近的“妹妹”,她应该帮张曼菱报仇吧?

“丧狗,帮我调查一下,那船夫跟什么人有接触。”苏青霓下了命令。

张曼菱找的人不可能轻易出卖她,除非有人找上那个船夫,给了船夫巨大的利益。而张曼菱找船夫的动作肯定很隐秘,不会让旁的太多人知道。那李梓豪的敌人又是怎么知道张曼菱和李梓豪要乘船逃走的?而且以船夫这种小角色,便是想要找李梓豪的敌人告密也没有门路。

因此,告密的人不但有门路认识李梓豪的敌人,还跟张曼菱认识。

丧狗接下命令,赶紧去调查了。

苏青霓叹了口气,开始给张曼菱一家三口念往生经,希望他们下辈子投个好胎。

顺着苏青霓的思路调查,丧狗没有花多久的时间就查到了出卖张曼菱和李梓豪的人。

或许是因为张曼菱和李梓豪都死了,又或许是自己攀上了高枝,觉得有了强大的靠山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这人都没有掩饰自己出卖张曼菱和李梓豪的事儿。

出卖张曼菱的是同一个舞厅的舞女,这女人叫做玛丽,平时跟张曼菱的关系还不错,人长得也非常漂亮,因此在舞厅的受欢迎程度不下于张曼菱。

张曼菱当初决定跟着李梓豪离开港城的时候,回去了一趟舞厅处理自己离开的事宜。张曼菱这些年不是白混的,虽然是舞女领班,却有了舞厅部分的股份。她要将股份部卖出去换成钱。她和李梓豪去了湾湾岛还要生活呢。李梓豪逃出李家,身上都没有钱和值钱的东西,以后还得靠她的钱来养。

红衣女孩青涩的样子

张曼菱这一卖股份的行为引起了玛丽的怀疑。玛丽这个时候已经是李梓豪的敌人的情人之一了。正因为自己搭上了李家的少爷,她便怀疑张曼菱很可能也搭上了李家的某一位少爷。

玛丽从自家情人口中知晓了李梓豪的事情,因此推测张曼菱的情人便是李梓豪,张曼菱卖掉股份是要跟李梓豪一起离开港城。

玛丽将这个推测告诉给了自己的情人。她跟张曼菱的人脉有部分是相同的,因此张曼菱会找哪家的船夫逃跑,玛丽也给出了自家情人人选。

她的情人派出手下去调查,果然找到了张曼菱找的那个船夫头上。给出了船夫更为巨大的利益,船夫又慑于李家的势力,不得已出卖了张曼菱和李梓豪。

“船夫就交给你处理了。”苏青霓道。至于玛丽和她的情人,她会亲手送他们到地府给张曼菱一家三口赔罪。

虽然张曼菱在舞厅做舞女领班,但从来没有让苏青霓来过舞厅。她认为舞厅不是小孩子该来的地方。

苏青霓这是第一次来张曼菱工作的舞厅。不愧是港城最大的舞厅,这里的装修金碧辉煌,比起当年的大上海有过之无不及。

舞厅中的人很多,身份不一而足,在美丽大胆的舞女的陪伴下纸醉金迷,群魔乱舞。

苏青霓脸上画着大浓妆,走上最前方的舞台。

这家舞厅的一位歌女下午吃坏了肚子——苏青霓手下小弟的功劳——请假了,舞厅临时找一个顶替她的歌女,苏青霓便顶着代班歌女的名头进入了舞厅。

她用大浓妆掩盖了自己的面容,整个人看起来妖冶无比,丝毫不像是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

李梓豪的情人和玛丽都没有将苏青霓看在眼里,虽然知道苏青霓开了一家同城快递公司,生意做得挺大。但苏青霓的年龄实在太小了,引不起他们的忌惮。他们都将快递公司的生意兴旺归结与张曼菱和其情人们的功劳,根本不觉得一个小丫头片子能又什么本事。

两个人还想着等过几天就将快递公司的生意抢过来。李家家大业大,玛丽的情人看不上这门生意,但玛丽看得上啊。有了快递公司,她就不用再做舞女了。

这两人都看不起苏青霓,没有想过铲草除根,却没有想到他们看不起的小丫头却是要他们命的阎罗。

苏青霓压低了嗓子,开始歌唱:“They asked how I knew true love was true. Oh,I of course replied.“sothing here inside ot be denied.“……”

这首《Ske Gets in Your Eyes》(烟雾弥漫你的眼)是一首著名的流行歌曲,出自三十年代的百老汇音乐剧《Roberta》,在欧美地区很受欢迎。港城的一些大舞厅中,也专门请了会英文的歌女唱这首歌。

而苏青霓唱这首歌,会降低舞厅中人对她的怀疑。

苏青霓在舞台上唱着歌,视野开阔,将舞台下面的人和事儿都扫进了眼中,她轻易便找到了玛丽和她的情人。两个人坐在墙边一个隐秘性很好的位置,他们两边的桌子则坐着玛丽情人的保镖。数一数数量,足足有二十个。

啧,真是怕死。也是,李家现在乱得很,玛丽的情人还不是最终的胜利者,如今小心一点儿也正常。

她的视线在舞厅中扫了一圈,发现了几个有趣的人。不但自己要玛丽两人的性命,还有其他人也要他们的性命呢!

要不要顺水推舟呢?

苏青霓想了想,还是决定自己动手。

毕竟是为张曼菱报仇。

一首歌唱完,苏青霓去后台休息,将舞台让给另一位歌女。

她要在舞厅中演唱四首歌,不过不是连续唱,过一段时间上台唱一首。不唱歌的时间,苏青霓可以在舞厅中只有活动,可以待在后台休息,也可以去前面兼职一下舞女,又或者自己出钱买酒喝。

大部分歌女都是会兼职舞女的,这样能够赚到更多的钱,说不得还能够扒上一个有钱的男人做靠山。

因此,苏青霓出现在舞厅中的行为便不突兀了。

她接受了一个男人的邀舞,跟着男人滑进了舞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