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拾一看着那戒指,忍不住无语:这样的东西吞下去,能不划嗓子吗?

   看着董氏那嘴角带血的样子,付拾一真心实意的提醒:“其实我觉得吧,吞金而死比起砍头可痛苦多了。我看过吞金而死的人。最短的都要折腾个一两天——那些折腾时间长的,三四天了,疼得满地打滚,都死不了。真想寻死,还不如等着砍头。”

   众人:……我就知道付小娘子的嘴巴里说不出好听的话。

   付拾一不仅提醒,更建议:“真想寻死我给你说个快的法子,拉脖子。用点力,很快人就过去了。就是血会一喷好高,喷得到处都是。这样其实也好,更震撼,更让张郎君记得你今日的样子。让他后悔终生!”

   众人无言:付小娘子你还是人吗?

   就连董氏,这会儿也维持不住伤痛的样子,被付拾一说得一愣一愣的。

   付拾一拍了拍董氏:“你看现在死不了不说,是不是喉咙还巨疼?你就不觉得不划算吗?”

   众人扶额:……快来个人把付小娘子拖走吧。

   董氏捂着脖子,忍不住道:“你不救我就行了。”

   付拾一一本正经:“我们是长安县衙门的人,做的都是好事儿。就算你明天就要砍头了,我也不能见死不救啊。而且你死了倒是松快了,还没得到惩罚呢。”

   众人均已无力吐槽。

   董氏索性也懒得废话,干脆将头转到了一边去:“既然是这样,那我就等着。”

   纯美彭静的清爽风采写真

   说完看来是不打算说话了。

   李长博看向姚娘子:“那现在要不然咱们先回去?令郎的棺材——”

   姚娘子摇摇头:“我就不跟着回去了。我将赋儿送去道观,先诵经一段时间,然后重新选个日子落葬。不然这样折腾,我怕打扰了他的清净。”

   李长博颔首:“也好。”

   说完又看向张白镬:“那就请张郎君跟着我们走一趟?”

   张白镬沉默着站起身来,脚下有些虚浮,不过被他的随从一把扶住了。

   他没多看董氏或是姚娘子一眼,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心虚的缘故。

   付拾一作为张春盛的新主人,此时此刻,觉得自己应该跟姚娘子说几句话。

   付拾一上前去,站在姚娘子面前,踌躇一下轻声道:“姚娘子节哀。看开一点,毕竟人这一辈子,难免会遇到几个人渣的。”

   姚娘子本来还好,但是听到这个话,心里头忽然就更痛了。

   于是姚娘子苦笑一声,不由感慨:“只是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一些。我自己也就罢了,我儿才是真正可怜——”

   付拾一斟酌一下,“其实我觉得不能这么想,人死不能复生。而且活着有这么一个爹——不管将来变成跟他爹一样的人,还是因为他爹这样的态度,最后要去和别的兄弟明争暗斗,也不算什么幸福的事情。说不定更可怜。”

   众人麻木:我就知道付小娘子嘴巴里吐不出什么好话。

   李长博也是扶额:张郎君就站在这里呢,付小娘子你就不怕挨打吗?

   李长博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低声嘱咐厉海:“先将人带走吧。”

   不然在这里继续听下去,也不知付小娘子会说出什么惊世之言。

   厉海果然很快就将董氏带走,顺带还带走了张白镬。

   张白镬这会儿失魂落魄的,也没什么心力去追究付拾一的话——而且看那样子,倒想是根本就没听明白付拾一说了什么。

   张白镬走后,李长博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揉了揉有些疼的太阳穴:付小娘子这个嘴啊——

   付拾一的话,将姚娘子也是成功噎得说不出话来。

   关键是,姚娘子心塞的发现了一个事情:似乎,人家付小娘子说的事情,还真的是挺有道理的。长在这么一个家里,还真的未必会过得幸福。

   众人发现姚娘子的神情,忍不住齐齐在心头呼喊:好死不如赖活着啊!

   付拾一这才开始正式的劝说姚娘子:“所以姚娘子就别想那么多了。这个事情虽然是董氏做的,但是我觉得,如果要报仇,还是该找那一个呢。您就该好好生个孩子,然后把持住家产,让他彻底过上生不如死的日子!他想要什么,就越不给他什么!让他服服帖帖的!屁都不敢放!”

   众人齐刷刷一个恶寒,又激灵灵打一个寒噤:付小娘子也太狠了。而且把姚娘子教坏了。

   姚娘子关键好像还听进去了……

   反正看着姚娘子那一脸若有所思,李长博就觉得更加头疼了。

   李长博咳嗽一声:“咱们该走了。付小娘子不回去看看店里的生意?”

   付拾一赶紧跟姚娘子说完了最后一句:“张春盛还给您肯定是不行了,若是以后您想吃他做的饭,只管叫人来说一声,我让他做好了亲自给您送过去。”

   姚娘子点点头,看着付拾一,忽然微笑一下:“付小娘子真是个好人。”

   莫名收到好人卡的付拾一搓了搓手:还好我是女人。

   姚娘子留下护送棺材,付拾一等人一路往回走。

   路上,付拾一忍不住开口夸赞:“钟约寒你这个技术是越来越好了。”

   钟约寒被夸得微微腼腆:“主要是跟付小娘子学得多。”

   付拾一微微扬起下巴,不客气的承认了:“那是自然。以后且还有你学的呢。等你发达了,可不能不管我!”

   钟约寒失笑:“放心,逢年过节,我一定给付小娘子送礼。”

   付拾一大度摆手:“送礼就不必了。你多来吃几顿饭,拉着万年县那边的人也多过来。我看那徐县令也是个不差钱的——”

   徐双鱼愕然张大嘴巴,从灵魂发出一句疑问:“付小娘子你有不想着赚钱的时候吗?”

   付拾一认认真真的思量了一下这个,最后将这个问题推回去:“你觉得呢?”

   徐双鱼偷看其他人,支支吾吾不敢说话。

   翟升快人快语,一下子道破真相:“那还用说啊?我师父就是忘了吃饭也不会忘了赚钱的!”

   付拾一替自己辩解:“我也没那么爱钱的。”

   李长博微笑说句真话:“付小娘子是觉得,要吃饭也要先有钱才行。”

   众人:……“噗哈哈哈,李县令说得太对了!”

   付拾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