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小白当初并未渡劫,但是帝雀似乎有些不同。它竟成了韩非所有天赋灵魂兽和契约灵兽中,第一个渡劫的。

天穹之上,雷霆滚滚。

这显然不是寻常的天雷,因为那天穹之上,出现了不正常的血红色。这和自己当初的紫色,还有不同。

韩非不禁问道:“老元,这种颜色,代表什么天劫?”

却见老乌龟顿了片刻道:“血色天劫,果然不愧是帝雀……这是六九帝王劫啊!”

韩非讶异道:“六九帝王劫?”

老乌龟:“不同的种族,不同的生灵,天生可能就会有雷劫差异。渡过探索者的天劫是为小天劫,而小天劫有三道天劫,四道天劫,还有六道天劫。目前,本皇知道的,可能也是探索者境界的最强天劫……就是这六九帝王劫了。凡渡此劫者,无不是绝世大凶,潜力无穷。当然了……难度也更大。”

韩非面色微变:“六道天劫?”

韩非脸色大变:当初,自己才四道天劫,就被劈得不成鬼样子了。但是,帝雀一上来,就是六道天劫?

韩非毫不犹豫地丢去一枚日月贝道:“帝雀,这里有资源无数,还有王者骸骨,定能支撑你渡劫完成。”

帝雀爪子一扣,毫不犹豫地接过韩非的日月贝,仰头朝天,“呀呀”直叫。

此时,整个千星城都轰动了。

海山和服金鱼姬清纯美女高清图片

无数人都被那恐怖的天劫,给吸引了,特别是三圣地的外围,围观的人群,拥挤一片。

有人惊呼:“圣城……中央圣城,有人渡劫?”

有人骇然:“怎么可能?整个千星城历史上,从未有人到达过中央圣城……这人是谁?竟然走到了那里?”

“卧槽!有生之年,竟看见中央圣城异动了?难道……中央圣城,要打开了吗?”

有人怀疑道:“前一刻,刚有强者陨落。这一刻,有人渡……你们说,会不会是寒帅?”

不少人闻言,心头一动:没准真是!

有人直接道:“那肯定是!近来大事,全都是寒帅弄出来了。寒帅连世家大族,都能扫灭。在里面渡个劫,怎么了?”

别说是普通人了,就连七大宗门,甚至在纯阳岛的白老头和江老头,都一脸懵逼:这尼玛,不会真的是韩非在渡劫吧?

他们知道:韩非的实力,虽然极强,但是应该还没到那种程度……

但是? 什么事情? 放在韩非身上? 都说不准的!这次的问题是出在中央圣城,那个地方除了少数人,根本没人知道那里有什么?

白老头道:“我去一趟三级渔场,找老祖问问……你且留在这看看。”

纯阳岛上? 这会儿一大群学生? 终于可以消停下来了。

扛门大帅、白露、楚临渊、慕清川、萧战、闻人羽、曲禁南、泠鸢、苏妲己、伊兮颜等人,这会已经纷纷跨上钓舟? 往三圣地飞去。

这些人一个个内心激荡。

王大帅哆嗦着脸道:“师弟,不会真的要成王了吧?”

白露则羡慕道:“韩非师弟,当初就看出其不凡了。没想到? 竟然如此不凡!他的实力? 恐怕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了。”

萧战和闻人羽俩人面面相觑:他们现在,才刚刚探索者境界。

曾经,他们教韩非的时候,那会儿韩非才是个毛头小子。

初见之时? 韩非比萧战都矮了快两个头。

结果? 现在,这才几年过去啊?这小子要渡王劫了?这着实,让他们两个难以置信……

曲禁南则感叹道:“不愧是韩非师兄!这成长速度? 我们着实望尘莫及啊!”

泠鸢回头看了一眼伊兮颜他们:“我们得努力了!再不努力,就要被比下去了。”

而伊兮颜和苏妲己,早就在一起叽叽喳喳起来。

伊兮颜怪叫:“我要有王者师兄了,看看以后谁还敢欺负我?以前,那些欺负过我们伊家的人……要一个个打上门去!踹他们的家门,夺他们家的资源。”

苏妲己:“世家大族,已经被师兄打没了。”

伊兮颜愣了一会:“也对嗷!那我欺负谁去?”

众人:“……”

……

外界,正在议论纷纷之时,第一道天劫已经降临。

“轰隆!”

赤红雷霆,妖艳无比。

天穹都被映出一片绯红之色……像是万里霞光,景色壮观!

韩非正琢磨着:帝雀后面几道劫,会不会很难?

此时,韩非看见帝雀双翅一张,身体展开达30余米。

“呼~”

帝雀大嘴一张,悍然吞雷。

只看见帝雀,像是发电体一样,有无数的雷弧钻入它的体内,又往外溢出。天劫那恐怖的雷霆,竟然完全被帝雀给吞食了。

“卧槽!”

韩非愣了一下:虽然第一道天劫不算怎么强……但也不至于这样吧?张口吞雷?浑若无事?

却见帝雀还摇摆了一下身子,晃荡了一下羽毛,似乎在舒展身体。

第二道。

帝雀继续吞雷。

第三道。

它还在吞。

韩非都看傻了……

直到第四道,血色雷霆降临,帝雀这一次吞雷吞到一半,羽毛炸裂。上千枚羽毛炸裂,但是,它的身躯并未后退半寸。扛雷而起,对天啼鸣。

这时候,帝雀依旧没用韩非的日月贝。它体表的羽毛,在雷霆中大道之力的修补之下,迅速恢复。

第五道天雷,依旧是一片血色,宛若血柱降临。

“嘭嘭嘭~”

那一刻,帝雀身上的万千羽毛,刹那飞旋,交织如衣,挡在身前。同时,它的瞳孔发光,口吞逸散天劫……

这一次,竟然又扛住了。

是的,这货竟然硬生生地扛住了。

包括韩非、老乌龟在内,这时候,都陷入了无穷的震惊。

老乌龟也只是听说过帝雀,但是根本就没见过。

好家伙!现在亲眼一见,这特么,哪里是一般的恐怖?六九帝王劫,什么都还没用呢,竟然就这么渡了五道!

而韩非,是最惊讶的。这会儿,他相信老乌龟说的,不同的种族,是各有天赋的。很显然,帝雀这个种族的天赋底蕴,远远超出了寻常生灵的理解范围。

可能,对帝雀来说,或许渡劫真的就是不难也说不定?

当然了,除了天赋,韩非还看见了帝雀的傲气。

那种傲,是一种苍天压我,我悍然不畏的孤傲!五道天劫至今,帝雀寸步未退,甚至还往天空,飞高了数十米。

韩非还记得:自己在接王劫的时候,一次又一次栽进海底……天知道自己栽了几次?自己都忘了!

这一刻,韩非内心的傲气,竟也膨胀了起来。

韩非心道:我的天赋灵魂兽尚且如此!面对天劫,毫无畏惧,寸步不退……为什么我连推演一次功法,也苟着?

“呼!”

只看见韩非身体豁然一震。作为主人,自己在气势上,岂能输给帝雀?

老乌龟一看韩非心动激荡,热血澎湃的样子,不禁道:“不是……你要干嘛?”

韩非沉吟道:“我要趁着帝雀度完劫,借这未散之劫云一用……”

老乌龟一脸懵逼:人家都快渡完劫了,你还能咋用?

而任天飞在不远处,早就尼玛惊呆了。他如果没看错的话,这只是小天劫吧?小天劫出现五道天劫,还不完?难道……这是帝王劫?

“咕嘟!”

任天飞咽了口唾沫,千万年来,阴阳天终于有一人崛起了!

“轰隆~”

第六道天劫出现的那一刻,只听“呀”的一声,只见帝雀展翅腾空,扶摇直上。在帝雀身后,灵气相随,万枚灵果崩碎,正在往它体内钻去。

如果说鲤鱼跃龙门,是一副奇景。

那么,现在,帝雀冲天劫,韩非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就一个字,狂……

“呀~”

却见天穹之上,一个浑身焦胡,血肉模糊,却神俊无比的大鸟飞回。

“嘭~”

初一落地,帝雀随手,将日月贝丢给韩非,傲然道:“用你一点点。”

韩非:“……”

韩非:“治疗术要不要?”

帝雀歪着头,看向韩非:“你觉得呢?”

韩非知道:这一刻,虽然帝雀的体魄,正在发生着恐怖的变化,但肯定是虚弱的。所以,一道天启神术降临,将帝雀笼罩。

而韩非这一次,再看帝雀信息之时,心头一震:这厮出技能了?

韩非眼中,信息浮现:

【名称】帝雀

【介绍】此乃上古神秘生灵,万族以之为不祥。帝雀者,生而为帝,傲视古今。遍数万古洪荒凶兽,帝雀当属第一。

【等级】70级

【品质】神秘

【大道】无敌

【储存混沌之气】1缕

【食物】看心情

【战技】灾祸之眼、心魔召唤、天煞战体

【备注】顺帝心,否则将常有灾祸降临。

【备注2】传闻,杀帝雀者死。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