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季亦承微微蹙了蹙眉。

稍顿,又笑得冷森的说,

“景小姐,不觉得一只白痴小虾米能进季氏集团QM珠宝部,简直就是祖上积德走了八辈子大运的事吗?”

“不给我恭恭敬敬的九十度弯腰鞠躬,说声谢谢总裁,总裁的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就算了,竟然还在这里哭幺乱哎的,成心找死是不是?”

……

景倾歌蓦地一怔,好像突然被一巴掌拍醒了似的。

对啊,她刚刚光顾着生气又被他戏弄了,竟然都忘记她进的可是季氏集团,一个霸领传媒,珠宝,房地产三大行业的国际公司!

旗下的QueenMarry,世界珠宝品牌前五,QM珠宝部里随便一个设计师都是在国际珠宝设计大赛上拿过大奖的,多少人挤破了头都想要进来,难怪刚刚面试的时候会有那么多人!

还有,她想起来了,时哥哥好像也是季氏集团的签约艺人。

景倾歌抿着嘴思忖,原本快要拧成坨儿的脸蛋一点一点舒展开了。

季亦承看穿了她脸上的表情,果断又傲娇了,一脸孔雀自表情,

粗麻花辫子女生水灵灵大眼睛高清写真

“景小姐,我没时间欣赏脸上那白痴到家的表情,要不想干也可以,一百万拿来,随时可以毁约。”

“谁说我要毁约了!我干!”景倾歌一缩胳膊,把手里的合同紧紧的捂在胸口,亮晶晶的大眼睛瞪着他,生怕被他抢跑了似的。

……

季亦承薄红的唇角忍不住掀起来,

“哟,这么痛快?”

“哼。”景倾歌可爱的扁扁嘴,又白他一眼,“在这个能屈能伸的罪恶年代,谁还没个热血小愤青的时候。”

季亦承吹了声口哨,倏地起身,长臂一拉,霸道的揽住了景倾歌的肩膀,扯进怀里,对准那片如玫瑰花般的唇瓣吻了下去,嘴角溢出邪**恶的轻笑,

“小愤青,我对在床上热**血燃烧的样子更感兴趣……”

景倾歌,“……”

还没反应过来,他的唇已经离开了,又若无其事的坐回了驾驶座,那叫一个云淡风轻。

某女一脸火烧云般的红艳艳中了,自从遇到季亦承,她才真正明白衣冠禽/兽的深刻含义。

……

“上车!”季亦承忽的一喝,景倾歌肩膀都震抖了一下,“干什么?”

他扫眼过来,一副“老子叫上车就上车”的霸道脸,景倾歌翻一个白眼球,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上车了,恶霸!

跑车迅速驶出了停车场,在繁华的街道上穿梭。

“季少,现在去哪?”景倾歌偏过头问,语气算不上恭敬。

“E市。”季亦承看都没看她一眼,E市是A市的邻市,一个半小时的车程。

“我能不去吗?”

“觉得呢?”季亦承凉凉一瞥,“金主去哪儿,宠物就得跟到哪儿。”

景倾歌,“……”

她再自取其辱她就是猪!脖子一扭,愤愤然的转过脸去了!

……

过一会儿,到了十字路口,红灯,刹车,季少遵守交通规则从来都是视心情而定。

“下午还有事?”季亦承问得漫不经心,一偏头,微微顿住。 【 .】,精彩免费!

季亦承微微蹙了蹙眉。

稍顿,又笑得冷森的说,

“景小姐,不觉得一只白痴小虾米能进季氏集团QM珠宝部,简直就是祖上积德走了八辈子大运的事吗?”

“不给我恭恭敬敬的九十度弯腰鞠躬,说声谢谢总裁,总裁的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就算了,竟然还在这里哭幺乱哎的,成心找死是不是?”

……

景倾歌蓦地一怔,好像突然被一巴掌拍醒了似的。

对啊,她刚刚光顾着生气又被他戏弄了,竟然都忘记她进的可是季氏集团,一个霸领传媒,珠宝,房地产三大行业的国际公司!

旗下的QueenMarry,世界珠宝品牌前五,QM珠宝部里随便一个设计师都是在国际珠宝设计大赛上拿过大奖的,多少人挤破了头都想要进来,难怪刚刚面试的时候会有那么多人!

还有,她想起来了,时哥哥好像也是季氏集团的签约艺人。

景倾歌抿着嘴思忖,原本快要拧成坨儿的脸蛋一点一点舒展开了。

季亦承看穿了她脸上的表情,果断又傲娇了,一脸孔雀自表情,

“景小姐,我没时间欣赏脸上那白痴到家的表情,要不想干也可以,一百万拿来,随时可以毁约。”

“谁说我要毁约了!我干!”景倾歌一缩胳膊,把手里的合同紧紧的捂在胸口,亮晶晶的大眼睛瞪着他,生怕被他抢跑了似的。

……

季亦承薄红的唇角忍不住掀起来,

“哟,这么痛快?”

“哼。”景倾歌可爱的扁扁嘴,又白他一眼,“在这个能屈能伸的罪恶年代,谁还没个热血小愤青的时候。”

季亦承吹了声口哨,倏地起身,长臂一拉,霸道的揽住了景倾歌的肩膀,扯进怀里,对准那片如玫瑰花般的唇瓣吻了下去,嘴角溢出邪**恶的轻笑,

“小愤青,我对在床上热**血燃烧的样子更感兴趣……”

景倾歌,“……”

还没反应过来,他的唇已经离开了,又若无其事的坐回了驾驶座,那叫一个云淡风轻。

某女一脸火烧云般的红艳艳中了,自从遇到季亦承,她才真正明白衣冠禽/兽的深刻含义。

……

“上车!”季亦承忽的一喝,景倾歌肩膀都震抖了一下,“干什么?”

他扫眼过来,一副“老子叫上车就上车”的霸道脸,景倾歌翻一个白眼球,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上车了,恶霸!

跑车迅速驶出了停车场,在繁华的街道上穿梭。

“季少,现在去哪?”景倾歌偏过头问,语气算不上恭敬。

“E市。”季亦承看都没看她一眼,E市是A市的邻市,一个半小时的车程。

“我能不去吗?”

“觉得呢?”季亦承凉凉一瞥,“金主去哪儿,宠物就得跟到哪儿。”

景倾歌,“……”

她再自取其辱她就是猪!脖子一扭,愤愤然的转过脸去了!

……

过一会儿,到了十字路口,红灯,刹车,季少遵守交通规则从来都是视心情而定。

“下午还有事?”季亦承问得漫不经心,一偏头,微微顿住。

【 .】,精彩免费!

季亦承微微蹙了蹙眉。

稍顿,又笑得冷森的说,

“景小姐,不觉得一只白痴小虾米能进季氏集团QM珠宝部,简直就是祖上积德走了八辈子大运的事吗?”

“不给我恭恭敬敬的九十度弯腰鞠躬,说声谢谢总裁,总裁的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就算了,竟然还在这里哭幺乱哎的,成心找死是不是?”

……

景倾歌蓦地一怔,好像突然被一巴掌拍醒了似的。

对啊,她刚刚光顾着生气又被他戏弄了,竟然都忘记她进的可是季氏集团,一个霸领传媒,珠宝,房地产三大行业的国际公司!

旗下的QueenMarry,世界珠宝品牌前五,QM珠宝部里随便一个设计师都是在国际珠宝设计大赛上拿过大奖的,多少人挤破了头都想要进来,难怪刚刚面试的时候会有那么多人!

还有,她想起来了,时哥哥好像也是季氏集团的签约艺人。

景倾歌抿着嘴思忖,原本快要拧成坨儿的脸蛋一点一点舒展开了。

季亦承看穿了她脸上的表情,果断又傲娇了,一脸孔雀自表情,

“景小姐,我没时间欣赏脸上那白痴到家的表情,要不想干也可以,一百万拿来,随时可以毁约。”

“谁说我要毁约了!我干!”景倾歌一缩胳膊,把手里的合同紧紧的捂在胸口,亮晶晶的大眼睛瞪着他,生怕被他抢跑了似的。

……

季亦承薄红的唇角忍不住掀起来,

“哟,这么痛快?”

“哼。”景倾歌可爱的扁扁嘴,又白他一眼,“在这个能屈能伸的罪恶年代,谁还没个热血小愤青的时候。”

季亦承吹了声口哨,倏地起身,长臂一拉,霸道的揽住了景倾歌的肩膀,扯进怀里,对准那片如玫瑰花般的唇瓣吻了下去,嘴角溢出邪**恶的轻笑,

“小愤青,我对在床上热**血燃烧的样子更感兴趣……”

景倾歌,“……”

还没反应过来,他的唇已经离开了,又若无其事的坐回了驾驶座,那叫一个云淡风轻。

某女一脸火烧云般的红艳艳中了,自从遇到季亦承,她才真正明白衣冠禽/兽的深刻含义。

……

“上车!”季亦承忽的一喝,景倾歌肩膀都震抖了一下,“干什么?”

他扫眼过来,一副“老子叫上车就上车”的霸道脸,景倾歌翻一个白眼球,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上车了,恶霸!

跑车迅速驶出了停车场,在繁华的街道上穿梭。

“季少,现在去哪?”景倾歌偏过头问,语气算不上恭敬。

“E市。”季亦承看都没看她一眼,E市是A市的邻市,一个半小时的车程。

“我能不去吗?”

“觉得呢?”季亦承凉凉一瞥,“金主去哪儿,宠物就得跟到哪儿。”

景倾歌,“……”

她再自取其辱她就是猪!脖子一扭,愤愤然的转过脸去了!

……

过一会儿,到了十字路口,红灯,刹车,季少遵守交通规则从来都是视心情而定。

“下午还有事?”季亦承问得漫不经心,一偏头,微微顿住。

【 .】,精彩免费!

季亦承微微蹙了蹙眉。

稍顿,又笑得冷森的说,

“景小姐,不觉得一只白痴小虾米能进季氏集团QM珠宝部,简直就是祖上积德走了八辈子大运的事吗?”

“不给我恭恭敬敬的九十度弯腰鞠躬,说声谢谢总裁,总裁的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就算了,竟然还在这里哭幺乱哎的,成心找死是不是?”

……

景倾歌蓦地一怔,好像突然被一巴掌拍醒了似的。

对啊,她刚刚光顾着生气又被他戏弄了,竟然都忘记她进的可是季氏集团,一个霸领传媒,珠宝,房地产三大行业的国际公司!

旗下的QueenMarry,世界珠宝品牌前五,QM珠宝部里随便一个设计师都是在国际珠宝设计大赛上拿过大奖的,多少人挤破了头都想要进来,难怪刚刚面试的时候会有那么多人!

还有,她想起来了,时哥哥好像也是季氏集团的签约艺人。

景倾歌抿着嘴思忖,原本快要拧成坨儿的脸蛋一点一点舒展开了。

季亦承看穿了她脸上的表情,果断又傲娇了,一脸孔雀自表情,

“景小姐,我没时间欣赏脸上那白痴到家的表情,要不想干也可以,一百万拿来,随时可以毁约。”

“谁说我要毁约了!我干!”景倾歌一缩胳膊,把手里的合同紧紧的捂在胸口,亮晶晶的大眼睛瞪着他,生怕被他抢跑了似的。

……

季亦承薄红的唇角忍不住掀起来,

“哟,这么痛快?”

“哼。”景倾歌可爱的扁扁嘴,又白他一眼,“在这个能屈能伸的罪恶年代,谁还没个热血小愤青的时候。”

季亦承吹了声口哨,倏地起身,长臂一拉,霸道的揽住了景倾歌的肩膀,扯进怀里,对准那片如玫瑰花般的唇瓣吻了下去,嘴角溢出邪**恶的轻笑,

“小愤青,我对在床上热**血燃烧的样子更感兴趣……”

景倾歌,“……”

还没反应过来,他的唇已经离开了,又若无其事的坐回了驾驶座,那叫一个云淡风轻。

某女一脸火烧云般的红艳艳中了,自从遇到季亦承,她才真正明白衣冠禽/兽的深刻含义。

……

“上车!”季亦承忽的一喝,景倾歌肩膀都震抖了一下,“干什么?”

他扫眼过来,一副“老子叫上车就上车”的霸道脸,景倾歌翻一个白眼球,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上车了,恶霸!

跑车迅速驶出了停车场,在繁华的街道上穿梭。

“季少,现在去哪?”景倾歌偏过头问,语气算不上恭敬。

“E市。”季亦承看都没看她一眼,E市是A市的邻市,一个半小时的车程。

“我能不去吗?”

“觉得呢?”季亦承凉凉一瞥,“金主去哪儿,宠物就得跟到哪儿。”

景倾歌,“……”

她再自取其辱她就是猪!脖子一扭,愤愤然的转过脸去了!

……

过一会儿,到了十字路口,红灯,刹车,季少遵守交通规则从来都是视心情而定。

“下午还有事?”季亦承问得漫不经心,一偏头,微微顿住。

【 .】,精彩免费!

季亦承微微蹙了蹙眉。

稍顿,又笑得冷森的说,

“景小姐,不觉得一只白痴小虾米能进季氏集团QM珠宝部,简直就是祖上积德走了八辈子大运的事吗?”

“不给我恭恭敬敬的九十度弯腰鞠躬,说声谢谢总裁,总裁的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就算了,竟然还在这里哭幺乱哎的,成心找死是不是?”

……

景倾歌蓦地一怔,好像突然被一巴掌拍醒了似的。

对啊,她刚刚光顾着生气又被他戏弄了,竟然都忘记她进的可是季氏集团,一个霸领传媒,珠宝,房地产三大行业的国际公司!

旗下的QueenMarry,世界珠宝品牌前五,QM珠宝部里随便一个设计师都是在国际珠宝设计大赛上拿过大奖的,多少人挤破了头都想要进来,难怪刚刚面试的时候会有那么多人!

还有,她想起来了,时哥哥好像也是季氏集团的签约艺人。

景倾歌抿着嘴思忖,原本快要拧成坨儿的脸蛋一点一点舒展开了。

季亦承看穿了她脸上的表情,果断又傲娇了,一脸孔雀自表情,

“景小姐,我没时间欣赏脸上那白痴到家的表情,要不想干也可以,一百万拿来,随时可以毁约。”

“谁说我要毁约了!我干!”景倾歌一缩胳膊,把手里的合同紧紧的捂在胸口,亮晶晶的大眼睛瞪着他,生怕被他抢跑了似的。

……

季亦承薄红的唇角忍不住掀起来,

“哟,这么痛快?”

“哼。”景倾歌可爱的扁扁嘴,又白他一眼,“在这个能屈能伸的罪恶年代,谁还没个热血小愤青的时候。”

季亦承吹了声口哨,倏地起身,长臂一拉,霸道的揽住了景倾歌的肩膀,扯进怀里,对准那片如玫瑰花般的唇瓣吻了下去,嘴角溢出邪**恶的轻笑,

“小愤青,我对在床上热**血燃烧的样子更感兴趣……”

景倾歌,“……”

还没反应过来,他的唇已经离开了,又若无其事的坐回了驾驶座,那叫一个云淡风轻。

某女一脸火烧云般的红艳艳中了,自从遇到季亦承,她才真正明白衣冠禽/兽的深刻含义。

……

“上车!”季亦承忽的一喝,景倾歌肩膀都震抖了一下,“干什么?”

他扫眼过来,一副“老子叫上车就上车”的霸道脸,景倾歌翻一个白眼球,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上车了,恶霸!

跑车迅速驶出了停车场,在繁华的街道上穿梭。

“季少,现在去哪?”景倾歌偏过头问,语气算不上恭敬。

“E市。”季亦承看都没看她一眼,E市是A市的邻市,一个半小时的车程。

“我能不去吗?”

“觉得呢?”季亦承凉凉一瞥,“金主去哪儿,宠物就得跟到哪儿。”

景倾歌,“……”

她再自取其辱她就是猪!脖子一扭,愤愤然的转过脸去了!

……

过一会儿,到了十字路口,红灯,刹车,季少遵守交通规则从来都是视心情而定。

“下午还有事?”季亦承问得漫不经心,一偏头,微微顿住。

【 .】,精彩免费!

季亦承微微蹙了蹙眉。

稍顿,又笑得冷森的说,

“景小姐,不觉得一只白痴小虾米能进季氏集团QM珠宝部,简直就是祖上积德走了八辈子大运的事吗?”

“不给我恭恭敬敬的九十度弯腰鞠躬,说声谢谢总裁,总裁的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就算了,竟然还在这里哭幺乱哎的,成心找死是不是?”

……

景倾歌蓦地一怔,好像突然被一巴掌拍醒了似的。

对啊,她刚刚光顾着生气又被他戏弄了,竟然都忘记她进的可是季氏集团,一个霸领传媒,珠宝,房地产三大行业的国际公司!

旗下的QueenMarry,世界珠宝品牌前五,QM珠宝部里随便一个设计师都是在国际珠宝设计大赛上拿过大奖的,多少人挤破了头都想要进来,难怪刚刚面试的时候会有那么多人!

还有,她想起来了,时哥哥好像也是季氏集团的签约艺人。

景倾歌抿着嘴思忖,原本快要拧成坨儿的脸蛋一点一点舒展开了。

季亦承看穿了她脸上的表情,果断又傲娇了,一脸孔雀自表情,

“景小姐,我没时间欣赏脸上那白痴到家的表情,要不想干也可以,一百万拿来,随时可以毁约。”

“谁说我要毁约了!我干!”景倾歌一缩胳膊,把手里的合同紧紧的捂在胸口,亮晶晶的大眼睛瞪着他,生怕被他抢跑了似的。

……

季亦承薄红的唇角忍不住掀起来,

“哟,这么痛快?”

“哼。”景倾歌可爱的扁扁嘴,又白他一眼,“在这个能屈能伸的罪恶年代,谁还没个热血小愤青的时候。”

季亦承吹了声口哨,倏地起身,长臂一拉,霸道的揽住了景倾歌的肩膀,扯进怀里,对准那片如玫瑰花般的唇瓣吻了下去,嘴角溢出邪**恶的轻笑,

“小愤青,我对在床上热**血燃烧的样子更感兴趣……”

景倾歌,“……”

还没反应过来,他的唇已经离开了,又若无其事的坐回了驾驶座,那叫一个云淡风轻。

某女一脸火烧云般的红艳艳中了,自从遇到季亦承,她才真正明白衣冠禽/兽的深刻含义。

……

“上车!”季亦承忽的一喝,景倾歌肩膀都震抖了一下,“干什么?”

他扫眼过来,一副“老子叫上车就上车”的霸道脸,景倾歌翻一个白眼球,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上车了,恶霸!

跑车迅速驶出了停车场,在繁华的街道上穿梭。

“季少,现在去哪?”景倾歌偏过头问,语气算不上恭敬。

“E市。”季亦承看都没看她一眼,E市是A市的邻市,一个半小时的车程。

“我能不去吗?”

“觉得呢?”季亦承凉凉一瞥,“金主去哪儿,宠物就得跟到哪儿。”

景倾歌,“……”

她再自取其辱她就是猪!脖子一扭,愤愤然的转过脸去了!

……

过一会儿,到了十字路口,红灯,刹车,季少遵守交通规则从来都是视心情而定。

“下午还有事?”季亦承问得漫不经心,一偏头,微微顿住。

【 .】,精彩免费!

季亦承微微蹙了蹙眉。

稍顿,又笑得冷森的说,

“景小姐,不觉得一只白痴小虾米能进季氏集团QM珠宝部,简直就是祖上积德走了八辈子大运的事吗?”

“不给我恭恭敬敬的九十度弯腰鞠躬,说声谢谢总裁,总裁的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就算了,竟然还在这里哭幺乱哎的,成心找死是不是?”

……

景倾歌蓦地一怔,好像突然被一巴掌拍醒了似的。

对啊,她刚刚光顾着生气又被他戏弄了,竟然都忘记她进的可是季氏集团,一个霸领传媒,珠宝,房地产三大行业的国际公司!

旗下的QueenMarry,世界珠宝品牌前五,QM珠宝部里随便一个设计师都是在国际珠宝设计大赛上拿过大奖的,多少人挤破了头都想要进来,难怪刚刚面试的时候会有那么多人!

还有,她想起来了,时哥哥好像也是季氏集团的签约艺人。

景倾歌抿着嘴思忖,原本快要拧成坨儿的脸蛋一点一点舒展开了。

季亦承看穿了她脸上的表情,果断又傲娇了,一脸孔雀自表情,

“景小姐,我没时间欣赏脸上那白痴到家的表情,要不想干也可以,一百万拿来,随时可以毁约。”

“谁说我要毁约了!我干!”景倾歌一缩胳膊,把手里的合同紧紧的捂在胸口,亮晶晶的大眼睛瞪着他,生怕被他抢跑了似的。

……

季亦承薄红的唇角忍不住掀起来,

“哟,这么痛快?”

“哼。”景倾歌可爱的扁扁嘴,又白他一眼,“在这个能屈能伸的罪恶年代,谁还没个热血小愤青的时候。”

季亦承吹了声口哨,倏地起身,长臂一拉,霸道的揽住了景倾歌的肩膀,扯进怀里,对准那片如玫瑰花般的唇瓣吻了下去,嘴角溢出邪**恶的轻笑,

“小愤青,我对在床上热**血燃烧的样子更感兴趣……”

景倾歌,“……”

还没反应过来,他的唇已经离开了,又若无其事的坐回了驾驶座,那叫一个云淡风轻。

某女一脸火烧云般的红艳艳中了,自从遇到季亦承,她才真正明白衣冠禽/兽的深刻含义。

……

“上车!”季亦承忽的一喝,景倾歌肩膀都震抖了一下,“干什么?”

他扫眼过来,一副“老子叫上车就上车”的霸道脸,景倾歌翻一个白眼球,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上车了,恶霸!

跑车迅速驶出了停车场,在繁华的街道上穿梭。

“季少,现在去哪?”景倾歌偏过头问,语气算不上恭敬。

“E市。”季亦承看都没看她一眼,E市是A市的邻市,一个半小时的车程。

“我能不去吗?”

“觉得呢?”季亦承凉凉一瞥,“金主去哪儿,宠物就得跟到哪儿。”

景倾歌,“……”

她再自取其辱她就是猪!脖子一扭,愤愤然的转过脸去了!

……

过一会儿,到了十字路口,红灯,刹车,季少遵守交通规则从来都是视心情而定。

“下午还有事?”季亦承问得漫不经心,一偏头,微微顿住。

【 .】,精彩免费!

季亦承微微蹙了蹙眉。

稍顿,又笑得冷森的说,

“景小姐,不觉得一只白痴小虾米能进季氏集团QM珠宝部,简直就是祖上积德走了八辈子大运的事吗?”

“不给我恭恭敬敬的九十度弯腰鞠躬,说声谢谢总裁,总裁的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就算了,竟然还在这里哭幺乱哎的,成心找死是不是?”

……

景倾歌蓦地一怔,好像突然被一巴掌拍醒了似的。

对啊,她刚刚光顾着生气又被他戏弄了,竟然都忘记她进的可是季氏集团,一个霸领传媒,珠宝,房地产三大行业的国际公司!

旗下的QueenMarry,世界珠宝品牌前五,QM珠宝部里随便一个设计师都是在国际珠宝设计大赛上拿过大奖的,多少人挤破了头都想要进来,难怪刚刚面试的时候会有那么多人!

还有,她想起来了,时哥哥好像也是季氏集团的签约艺人。

景倾歌抿着嘴思忖,原本快要拧成坨儿的脸蛋一点一点舒展开了。

季亦承看穿了她脸上的表情,果断又傲娇了,一脸孔雀自表情,

“景小姐,我没时间欣赏脸上那白痴到家的表情,要不想干也可以,一百万拿来,随时可以毁约。”

“谁说我要毁约了!我干!”景倾歌一缩胳膊,把手里的合同紧紧的捂在胸口,亮晶晶的大眼睛瞪着他,生怕被他抢跑了似的。

……

季亦承薄红的唇角忍不住掀起来,

“哟,这么痛快?”

“哼。”景倾歌可爱的扁扁嘴,又白他一眼,“在这个能屈能伸的罪恶年代,谁还没个热血小愤青的时候。”

季亦承吹了声口哨,倏地起身,长臂一拉,霸道的揽住了景倾歌的肩膀,扯进怀里,对准那片如玫瑰花般的唇瓣吻了下去,嘴角溢出邪**恶的轻笑,

“小愤青,我对在床上热**血燃烧的样子更感兴趣……”

景倾歌,“……”

还没反应过来,他的唇已经离开了,又若无其事的坐回了驾驶座,那叫一个云淡风轻。

某女一脸火烧云般的红艳艳中了,自从遇到季亦承,她才真正明白衣冠禽/兽的深刻含义。

……

“上车!”季亦承忽的一喝,景倾歌肩膀都震抖了一下,“干什么?”

他扫眼过来,一副“老子叫上车就上车”的霸道脸,景倾歌翻一个白眼球,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上车了,恶霸!

跑车迅速驶出了停车场,在繁华的街道上穿梭。

“季少,现在去哪?”景倾歌偏过头问,语气算不上恭敬。

“E市。”季亦承看都没看她一眼,E市是A市的邻市,一个半小时的车程。

“我能不去吗?”

“觉得呢?”季亦承凉凉一瞥,“金主去哪儿,宠物就得跟到哪儿。”

景倾歌,“……”

她再自取其辱她就是猪!脖子一扭,愤愤然的转过脸去了!

……

过一会儿,到了十字路口,红灯,刹车,季少遵守交通规则从来都是视心情而定。

“下午还有事?”季亦承问得漫不经心,一偏头,微微顿住。

【 .】,精彩免费!

季亦承微微蹙了蹙眉。

稍顿,又笑得冷森的说,

“景小姐,不觉得一只白痴小虾米能进季氏集团QM珠宝部,简直就是祖上积德走了八辈子大运的事吗?”

“不给我恭恭敬敬的九十度弯腰鞠躬,说声谢谢总裁,总裁的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就算了,竟然还在这里哭幺乱哎的,成心找死是不是?”

……

景倾歌蓦地一怔,好像突然被一巴掌拍醒了似的。

对啊,她刚刚光顾着生气又被他戏弄了,竟然都忘记她进的可是季氏集团,一个霸领传媒,珠宝,房地产三大行业的国际公司!

旗下的QueenMarry,世界珠宝品牌前五,QM珠宝部里随便一个设计师都是在国际珠宝设计大赛上拿过大奖的,多少人挤破了头都想要进来,难怪刚刚面试的时候会有那么多人!

还有,她想起来了,时哥哥好像也是季氏集团的签约艺人。

景倾歌抿着嘴思忖,原本快要拧成坨儿的脸蛋一点一点舒展开了。

季亦承看穿了她脸上的表情,果断又傲娇了,一脸孔雀自表情,

“景小姐,我没时间欣赏脸上那白痴到家的表情,要不想干也可以,一百万拿来,随时可以毁约。”

“谁说我要毁约了!我干!”景倾歌一缩胳膊,把手里的合同紧紧的捂在胸口,亮晶晶的大眼睛瞪着他,生怕被他抢跑了似的。

……

季亦承薄红的唇角忍不住掀起来,

“哟,这么痛快?”

“哼。”景倾歌可爱的扁扁嘴,又白他一眼,“在这个能屈能伸的罪恶年代,谁还没个热血小愤青的时候。”

季亦承吹了声口哨,倏地起身,长臂一拉,霸道的揽住了景倾歌的肩膀,扯进怀里,对准那片如玫瑰花般的唇瓣吻了下去,嘴角溢出邪**恶的轻笑,

“小愤青,我对在床上热**血燃烧的样子更感兴趣……”

景倾歌,“……”

还没反应过来,他的唇已经离开了,又若无其事的坐回了驾驶座,那叫一个云淡风轻。

某女一脸火烧云般的红艳艳中了,自从遇到季亦承,她才真正明白衣冠禽/兽的深刻含义。

……

“上车!”季亦承忽的一喝,景倾歌肩膀都震抖了一下,“干什么?”

他扫眼过来,一副“老子叫上车就上车”的霸道脸,景倾歌翻一个白眼球,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上车了,恶霸!

跑车迅速驶出了停车场,在繁华的街道上穿梭。

“季少,现在去哪?”景倾歌偏过头问,语气算不上恭敬。

“E市。”季亦承看都没看她一眼,E市是A市的邻市,一个半小时的车程。

“我能不去吗?”

“觉得呢?”季亦承凉凉一瞥,“金主去哪儿,宠物就得跟到哪儿。”

景倾歌,“……”

她再自取其辱她就是猪!脖子一扭,愤愤然的转过脸去了!

……

过一会儿,到了十字路口,红灯,刹车,季少遵守交通规则从来都是视心情而定。

“下午还有事?”季亦承问得漫不经心,一偏头,微微顿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