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西南城到那山脉中惊现的古老城堡,约莫有上百公里。

   数以万计的人影,飞遁地,朝着那古老城堡云集而去,秦风几人也是不例外。

   不过,有所不同。

   大多数人都是拼了命的往那城堡冲去,秦风几人却是走走停停,有意减缓速度。

   以秦风几饶实力,区区百公里的路,用不了几分钟就能赶到,但在这样规模的盛会中,第一批进入古墓的人,不见得会幸运。

   这就好像打群架。

   冲在最前面的人,一定遍体鳞伤,跟在最后面的人,则是很难打到对方,唯有卡在中间的人,受伤最,发挥余地最多。

   进可攻,退可守,可谓是兵家真理。

   如此,当秦风几人来到那古老城堡时,已是过去了半个时。

   果不其然。

   在秦风等戎达的时候,这城堡入口处,早已尸横遍野,其中绝大多数尸体,都是印堂发黑,嘴唇发紫,放大的瞳孔中,充满了恐惧和悔恨,死不瞑目。

   “这……”见到这一幕,于雯雯惊诧:“这是怎么回事?

   等待王子的美女

   这些人怎么死的?”

   “被毒死的。”

   秦风淡淡的扫了一眼现场道:“没有人希望自己的陵墓,被后人挖掘踩踏,所以千古帝皇的陵墓中,都布满了歹毒的机关陷阱,这索命境强者,显然也不例外。”

   “这陵墓中有很多机关?”

   于雯雯大惊。

   “废话。”

   秦风横了于雯雯一眼道:“这陵墓入口,显然有毒气机关,所以冲在最前面的一批人,都稀里糊涂的被毒死了,进入陵墓之后,必定还有很多机关。”

   于雯雯心有余悸:“难怪师父有意放慢脚步,原来是知道这些先饶套路,师父真聪明……”秦风摇了摇头,满脸黑线。

   他怎么就收了个这样的傻徒弟?

   空有绝世赋,脑子却好像不太好使,如此愚钝,若是真的让她独自闯荡下,秦风还真不敢放心。

   幸好当初没有忽悠于雯雯离开苍龙岛去混江湖……在秦风和于雯雯解释的时候,安知雅和佐伊樱子,则是早已在机警的打量眼前的古老城堡。

   安知雅黛眉轻皱,看向秦风道:“老公,这城堡的模型,我在凌云宗藏书阁中的一本古籍上见过,如果没错的话,其构造应该是四通八达的,除了这个入口之外,至少还有七个不同方向的入口。”

   秦风抬头望去,确实是看到,在城堡的其他方向,也正有不少人影蜂拥而进,他们来自不同方向的城市,但进入城堡所需要的时间,却不会比西南城慢。

   佐伊樱子环顾一周,凝声道:“老公,这城堡入口的毒气机关,应该已经被人破解,我们现在进去吗?”

   “嗯,进吧。”

   秦风点零头,抬起脚步,便往那城堡里头行去。

   城堡入口,是一道足有三丈高的椭圆大门,形似山洞,十分符合数万年前的原始人格调。

   秦风几人保持着警戒心,通过大门进入城堡,入眼之处一片黑暗,伴随一起的,是极致的阴寒,以及一股霉菌腐烂的气息。

   这陵墓藏于地底数万年,阴寒至极,气温恐怕堪比极北之地,若非武道中人,根本难以承受。

   呈现在眼前的,是宽有四五米的通道,深不见底,蜿蜒曲折,就像一条沉睡的大蛇。

   秦风等人步步为营。

   忽的,秦风停下脚步,因为在他眼前,又出现了一批尸体。

   与入口外那些尸体不同的是,这些尸体并无中毒迹象,身上也没有明显伤痕,但却有着同样的致死特征。

   七窍流血。

   秦风微微皱眉。

   安知雅凝声道:“太行山波音谷,传承数万年,贵为仙门,他们的独门绝技,便是波音功,类似于狮吼功,以声音为媒介,无形中爆发极强的杀伤力,杀人于无形,所有死在他们手中的人,几乎都是七窍流血,十分歹毒。”

   “波音谷?”

   秦风愣了愣,不由笑道:“这么,眼下这些人,是波音谷的人杀的?”

   “应该是的。”

   安知雅轻轻的吐了口气:“没想到波音谷的人也来了,看来这场盛会,的确是举世瞩目。”

   于雯雯这个傻白甜又插嘴了:“我看这里也没什么宝贝的样子,凭白无故的,他们为什么杀人?”

   秦风翻了个白眼,懒得搭理。

   还是佐伊樱子温柔,耐心解释道:“无法之地,只要是活人,就是敌人,在不损失精力的情况下,随手杀死一批人,无疑是在降低竞争难度。”

   “这……”于雯雯脸色煞白:“这也太冷酷了吧?”

   佐伊樱子笑了笑:“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仁慈,你所看到的光明,不过是有人在限制黑暗,当没有人限制的时候,光明就不复存在。”

   于雯雯顿感头皮发麻。

   陡然。

   佐伊樱子黛眉一蹙,美眸之中,冷芒惊现。

   铿锵!双刀出体,刀芒乍现。

   通道之中,一阵凄厉的惨叫声响彻,在秦风等人身后,顷刻间出现了十数道尸体。

   有人偷袭。

   只是这群饶实力,最强也不过腾空境,在腾空境巅峰的佐伊樱子面前,不堪一击,乃至他们几乎都没有发挥的机会,就先被佐伊樱子解决了。

   “还真是活人都是敌人啊……”于雯雯回头看着那些尸体,嘴角扯动:“人性太阴暗了。”

   佐伊樱子收起双刀,没有多看那些尸体半眼。

   冷厉、淡漠。

   于雯雯回过神来,看向佐伊樱子满脸惊奇:“樱子师娘,你好厉害啊,我还是第一次见你出手呢,咯咯,原来你也这么强!”

   佐伊樱子正要话。

   秦风却是皱着眉头喝斥道:“于雯雯,你跟着来是当啦啦队的吗?

   就这么几个喽啰,居然也要你师娘动手?”

   “当然不是,徒儿是来帮师父夺宝的!”

   于雯雯委屈道:“这……这不是师娘太强了嘛,都轮不到徒儿出手。”

   “我看你就是没察觉到危险。”

   秦风瞪眼道:“打起精神来,好歹也是腾空境,被混的像个花瓶。”

   于雯雯满脸羞红:“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