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够查到他以前在大陆里活动的轨迹么?”爆猴思索了一会儿再次问道。

靓辉仔有些奇怪的问道:“大佬,要是怀疑这个家伙,不用他就是了,用不用搞的这么麻烦啊!”

爆猴有些烦躁的说道:“我就是想要用他,才让查清楚一点。老顶那边的事情,需要我调动大量的人手,搞的我现在的地盘都没有人管了。东仔那些家伙,让他们吃喝嫖赌抽还行,让他们独自去管理一片地盘,不出半个月就会搞的乌烟瘴气。”

靓辉仔沉默了一会儿,对着爆猴道:“我可以试试联系一下内地那边的兄弟。”

“那就先这样吧!”爆猴无奈的说道。

靓辉仔离开了房间,临走的时候摇了摇头。

其实造成眼前这样的局面,还是因为爆猴自己的原因。

爆猴这个人权利的欲望很强,几乎什么事情都要亲自过问。这样做虽然能够让他这个堂主的身份有着足够的权利,但是坏处就是他的手下并没有那种独当一面的人。

……

第二天,梁子珊从柔软的大床上醒了过来。

看着身边熟睡的萧然,她本能的一惊,随后又放松了下来。

昨天晚上的事情,她的记忆有些模糊。但是她还是清楚的记得,自己跟身边这个男人疯狂了大半夜。

我们梦中的韩小冷

看着萧然熟睡的样子,梁子珊的眼神有些复杂。

虽然她早就料到有这么一天了,但是当这一天来临的时候,她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毕竟,身边躺着的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片刻之后萧然似乎发现有人正在看自己,慢慢的清醒了过来。

看到萧然的眼神,梁子珊莫名的心中一惊,连忙打招呼道:“早……然哥。”

“早!”萧然十分自然的从床上坐了起来,上下的打量了梁子珊一番。

看到萧然那富有侵略性的眼神,梁子珊仿佛像是一只受惊的兔子一般,慌乱的对萧然说道:“然哥……我去给准备早餐。”

说着梁子珊就披上了衣服,急匆匆的走出了卧室。

萧然看着梁子珊的背影,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很明显,他昨天晚上的催眠术起了作用了。

萧然不是想要做什么柳下惠,送到嘴边的肉都不吃。实在是萧然对于这个梁子珊的身份有些怀疑,害怕是爆猴派来的人。另外一点就是,萧然多多少少有些精神洁癖。

别看他身边女人不少,但那些女人都是萧然心爱的人。

而这个梁子珊,只是一个陌生的女人而已。

洗漱完毕之后,萧然就来到了客厅。

此时梁子珊端上来了一份热气腾腾的早餐,放在了萧然的面前。

梁子珊的动作很文雅,从她身上的穿着也可以看出,穿衣品味不俗。一看就不是那种穷苦人家出来的孩子。

这样的女孩,本来应该在大学当中享受着同龄男生的追捧,可是现在却是像货物一样“送”给了萧然。

萧然吃了一口面包,有些好奇的问道:“这东西是从哪来的?”

“冰箱里有的。”

梁子珊撩了一下额前的发丝,和他面对面坐着。

萧然笑着道:“一起吃啊!看着我干嘛?”

梁子珊抿嘴,然后拿起面包吃了起来。

萧然看着梁子珊的动作,不由的好奇的问道:“家里有了变故?”

在萧然看来,这种女孩不是因为走投无路的缘故,是断然不会答应这种事情的。

梁子珊握着牛奶的手臂僵硬了一下,然后含糊的说道:“我需要钱,很多很多的钱。”

萧然点了点头,没有刨根问题,反正接下来一段时间,两人还要相处,有机会再问就是了。

吃过了早饭之后,萧然就换好了衣服准备出门了。

梁子珊像是一个贤惠的妻子一般,帮萧然整理了一下仪容之后才道:“然哥,喜欢吃什么,我待会给做。”

萧然摆了摆手道:“中午不用等我吃饭了,我下午才会回来。”

离开了洋楼之后,萧然打了一辆计程车,在尖沙咀绕了几圈,确定没有人跟上自己之后,才来到了跟金虎约定好的安全屋。

这间安全屋已经成为了萧然和香江警方和国际刑警的联络点。

只是令萧然没有想到的是,此时的安全屋内来了一个萧然都没有想到的人物。

“彭丹宁,怎么来了?”萧然有些惊讶的说道。

彭丹宁看到萧然,顿时眼神变得凶悍了起来:“我怎么不能来了?再怎么说也是我手下的特勤?怎么怕我坏的好事?”

“一大早的,吃了火药了?”萧然一进门就被莫名其妙的怼了一顿,摸着脑袋说道。

彭丹宁阴阳怪气的说道:“怎么,这卧底人物干的挺开心的吧!又有人送房子,又有人送妞的。”

萧然哑然失笑,顿时就知道彭丹宁在想什么了,调笑着说道:“怎么,吃醋了?”

“滚!老娘会吃的醋?我只是没有想到这个家伙竟然会这么不检点,那可是……哼!现在可是有身份,时刻要注意纪律问题!”彭丹宁说着说着,声音就变得弱小了起来。

她刚才的这幅态度,分明就是很在意昨天发生在萧然身上的事情。

“我只能够说昨天晚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爱信不信。”萧然摊开手,然后转移了话题:“CIB和国际刑警的人呢?”

“出去了,马上就回来。”

彭丹宁的话音刚刚落下,酒店房间的门就被推开了。

金虎、莫诗雅和周君澜一起走了进来。

“看来人都已经到齐了。”金虎看到萧然,然后再看了一眼莫诗雅,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刚才萧然没有来之前,那场面真的是可刺激了。

看的金虎这个家伙,差点没有拿出瓜子饮料出来。

彭丹宁似乎很不待见莫诗雅,哼了一声就环抱着双手,跟萧然拉开了距离。

“那么人都到齐了,咱们就来说说接下来的部署吧!”莫诗雅仿佛没有看到彭丹宁那种可以杀死人的眼神,淡淡的对众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