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他身上的伤势,没有他想象的那么乐观。

   那位老城主在他胸口刺穿的一枪,也并非只是刺穿肉体,而是在他体内,留下了类似那焰夫人所受的伤势,他体内此刻有残余的法则之力,一直在影响他的伤势恢复。

   “难不成,三个月都恢复不了,还得等上个一年半载?”

   “狮子搏兔尚需力,亏我征战无数,却在这画界中,疏忽大意,遭受此伤!”

   吐出一口浊气,林昊盘膝坐在床上,静等那些杂役们,给他送来疗伤的药膳。

   那些源力的药膳对他没有什么作用,但食材之中的精华,却可助他压制伤势与疼痛。没有等待多久,很快,房门就被敲响,而后便是一大帮杂役排着队的进来,每一个人手里都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则是各式珍贵材料制作而成的药膳,最低级的,也是以

   那墨龙蛟的麟肉所做。

   这些杂役,如同给皇上太子上菜一般,一个个的排着队将药膳放到林昊面前,直到林昊的桌子都放不下,竟有几个杂役,索性跪在了地上,举起餐盘供林昊享用。

   而在舱室外,一帮子大厨更是殷切的跪在外边,一个个脸色忐忑,又充满着期待,简直像是在等待林昊的点评。

   只是林昊此时哪里有心情品尝他们的药膳?

   他只不过是喝了一夜的酒,想要吃点东西,再加上想要用这些药膳,压制一下伤势而已,可现在,却足足端进来二十多盘,这些人,以为他是猪吗?

   最终,林昊只留下了一道药膳汤,令这些人部退走,这些杂役和大厨倒也识趣,不敢搅扰林昊休息,急忙就端着二十几道药膳离开了。而这些人刚走,那个给吴圆圆送菜的护卫就屁颠屁颠跑了回来,没敢进门,在门口就是噗通一跪,禀告林大爷,餐食已然给小姐送了去,不过他只是个护卫,没有资格接

   夏日绿色草坪上大眼睛俏皮少女

   近小姐,所以最后那道菜,却是小姐的贴身丫鬟给送进房间里去的。

   至于小姐吃没吃,以及看到那菜之后是何反应,他却是一点都不知道了。

   “嗯,下去吧。”林昊随意摆摆手,在这护卫离开之后,便尝了几口药膳,继续修炼疗养伤势起来。

   一天时间,一晃而过,待林昊将伤势压制住,将那痛感也给消除之后,睁开眼,却见窗子外,天色已然再次黑了下来,他竟是坐在这船舱里,修行了一整个白天。

   “看来,酒库被搬空的事情还没有东窗事发啊。”

   林昊摸了摸下巴,此刻伤势压制住,他浑身舒爽,禁不住便从戒指内拿出一坛酒来,拍开坛封,豪饮了一大口,而后舒服的吐出一口浊气。

   “我莫非是魔怔了,竟然会真的给那吴圆圆做一顿饭。”

   “且还因为这种小事,牵动了伤势……”林昊捂了一下小腹,他的情况,比他自己预料中的要严重的多,原先他还以为,就算搬空酒库一事真的东窗事发,那吴家少主要杀了他,他也完可以反手碾压这一船的

   人,继续悠哉的在这条船上当大爷,等着将伤势养好。

   但是现在,他却觉得,在此刻他这种伤势之下,真要跟吴家的这些人动起手来,自己指不定要吃多大的亏。

   “看来,还是得要再低调一点!”

   至于那炼药师的身份,他没想过要运用这一点,早在化身成魔的那一刻,他基本就已经抛弃了,要以丹道来成仙。

   炼丹,无法让他百年内踏足至尊问道境。唯有真正的修为实力,才可让他,灭杀灭生老祖,屠灭那几大古族,问鼎问道,救下若兰,还有找到夕颜飞燕,以及,踏足仙界,乃至是传说中,不知道还是否存在的所

   谓长生界。

   “丹道再强,也挡不住我的三生三死之劫,炼丹,还有什么用处?”林昊吐出一口浊气,提着酒坛,起身走出这舱室,却见舱室门外,那两名护卫赫然正把守在门口,而这杂役舱内的一帮子杂役,则要么是手里抱着美酒酒坛子,要么是端着珍馐佳肴,乃至是,他甚至还看到两名美姬,目光有些茫然,似乎有些怀疑这诡异的景象,但她们却仍是坚定的站在这里,尤其是看到他出来时,这两名美姬,其中一

   个居然还将胸口的衣服往下拉低了一点……

   这?林昊偏头看向旁边的两名护卫,其中那个叫牛三的,急忙就朝着林昊小声解释:“林大爷,这二名美姬,乃是因喝了林大爷的酒,生恐林大爷揭发她们,所以才跑来,想要

   侍奉林大爷,却并非是因为得知了林大爷的真实身份,林大爷放心,我等绝对守口如瓶,不会透露一丝一毫林大爷的事情!”

   “如此最好。”

   “让路。”林昊对这些人手里的酒和菜看都不看,更是对那两个美姬没有兴趣,命令这些人让开道路,直接就朝着舱外而去,而见林昊心情似乎有些不好,那两名护卫也没敢跟上,

   只跟到船舱门口,便停下脚步,不敢再跟。

   此刻,他已然成为这艘船上,除了那吴家少主和几名界将长老以外的,这些下人中间真正的主人一般,但是这样一来,却似乎从什么地方,少了一点乐趣。毕竟现在,人人都对他前恭后倨,就连上层舱室,专门服侍大人物的美姬,都有两名主动下来,要侍奉他,这等众星捧月的感觉,哪有混迹在这些杂役中间,偶尔欺负欺

   负人来得爽快?

   现在他没人能欺负了,就算真去欺负人,恐怕被欺负的,还得磕头感谢他欺负人家。

   这,多无趣啊!

   “无聊,真是无聊!”“高老哥和金光大哥,你们要是在这里那该多好,咱们兄弟一起喝酒,一起聊聊天,无聊了,兄弟我还能找来几个唱歌跳舞的美姬来助助兴,岂不比当初在玄天舟的甲板一

   角快活多了?”林昊提着酒坛,沿着船沿走到前甲板上,今晚,那吴家少主倒是没有跟魔鹿头陀在这里喝茶下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