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是一群妖族,无论它们表现得如何,终究是人族之敌。”

“杀杀杀,你有杀妖之能,每多杀一妖便是多救一人……为何不杀?”

“这等猫妖,只会做惑人心志之事,最是卑劣,当杀……”

“咳咳……你不杀了?”

赤老正习惯性地开始蛊惑苏礼大开杀戒,结果苏礼听着听着就反而收起了战斗姿态……唯有镇岳印依然维持作为威慑。

“嗯,本来是准备杀掉算了的,但是听你说了那么多……忽然也想听听这老猫想说什么了。”苏礼很是淡定地回答,一丝遮掩都没有。

赤老立刻就惆怅了起来……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它现在又好怀念无生小和尚啊,至少那和尚能听话。

老猫见状悄然松了一口气,苏礼虽然只是金丹期,但是释放出来的‘剑意’太恐怖了一些。

剑宗之剑,令它几乎生不出一丝反抗的意思。

“老身修持三千年,连上师在内总共接待过三次巡山的剑徒……说实话,上师之剑,乃是老身所见过的最仁慈的剑了。”老猫语气讨好地说道。

“我如何仁慈了?而剑徒又是什么?”苏礼问。

“上师愿意将老身孙女菱纱送回,这不是仁慈又是什么?”老猫带有深意地说了一句,似乎是在拉近和苏礼的关系。然后又说:“上师能否撤了这镇压之法,弥纱这孩子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了,然后老身再和上师好好说说‘剑徒’之事。”

清纯女生逆光唯美森林写真

苏礼目光冰冷,随即冷哼一声,却还是将镇岳印给撤了回来。

但是他却没有将之收回,而是浮在自己掌心作为威慑……对于这种巅峰大妖,苏礼还是不敢放松警惕的。

镇岳印的压力一去,老猫就幻化人形……这是一个人类老太太的形象,而且她看起来就和真正的人类一模一样,自然是化形完全之故。

那妙弥纱也恢复人形,只是她身上的白色毛皮又多了许多破口处,而一手捂着流血的肩膀脸色惨白,看起来娇弱极了。

而且她此时看向苏礼的目光也不再是那种毫无感情的冰冷,而是仇恨中又带着怯懦,显然是被打疼了。

“姥姥……”妙弥纱想要说什么。

但是那老妪却是猛地厉声道:“住口!我妙言山国能够于天裂山中立足万年,本就是有着接引剑宗剑徒的使命,而不是让你与剑徒为敌的!”

妙弥纱立刻收声不再言语,她第一次看见这猫姥姥以如此态度对待她。

猫姥姥这才叹息一声道:“都怪老身平时太宠溺她了……上师勿怪,这就给您介绍剑宗与我妙言山国的渊源以及剑宗剑徒的使命。”

“我妙言山国立于三万年之前,初代国主曾伴随当时的剑宗宗主游历东洲征战天下。直至那任宗主坐化,初代国主便于剑宗之侧立国以示相伴……”

苏礼听着这话觉得有些怪啊,怎么好像又隐隐有种‘酸臭’的味道在呢?

不过好在这妙言山国与剑宗的渊源猫姥姥也只是一句话带过,随后她就给苏礼介绍起了剑宗剑徒的使命……

“剑宗的剑徒巡山,乃是每千年一次的天裂山大事。剑徒为剑宗当代弟子之中佼佼者,需一路经过沿途妖国,然后与那些妖国内的新生代最杰出的妖族进行厮杀……”

“剑徒胜,则此妖国千年内不得妄动,可再平静千年。”

苏礼听着有些奇怪啊,他觉得就算剑宗弟子各个天资纵横,也不可能每次都能够赢吧?

于是他问:“可若是剑徒败了呢?”

“若剑徒败,则百年之后剑宗再派人来,直至获胜为止。”猫姥姥答道。

这有些赖皮的样子啊,但是很剑宗……

苏礼又奇怪地问:“你刚才说‘厮杀’?那么这是要分出生死的吗?”

猫姥姥听了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后才说:“剑徒出剑向来死生不论,但是各妖国国主却可以在分出胜负时出手介入避免伤亡。”

“妖族有伤亡就罢了,可若是剑徒死伤……”

苏礼了然地点点头,然后说道:“按照我那些长辈们的脾气,大约会倾巢而出将整片山都给犁一遍吧。”

猫姥姥心有戚戚然地点了点头……她现在只是庆幸,还好自己那傻孙女太弱了,不然出事情的可就要成为她的妙言山国了。当初再有什么样的渊源,到了这三万年后也早就淡了。

所以苏礼大概也理解了这个所谓‘剑徒巡山’的意义是什么了……就是剑宗彰显武力啊!

的确,随着上万年的厮杀之后天裂山中的妖族早已经厌倦了与剑宗的厮杀与流血。但如果和平的时间太久了反而也会令那些妖国忘记了剑宗的可怕……

而且剑宗也需要这么一个敌人来时时刻刻激励自身,所以就有了‘剑徒巡山’这么个活动。

剑宗当代最出色的门徒会将剑宗的强大与恐怖带入新一代的妖族心中,让它们不要忘记‘父辈的恐惧’,也不要妄想从天裂山中走出去……

剑宗的先辈们一直以来就是这样镇压天裂山中妖族的啊……可以预见,在这种情况下剑宗会与那些妖族发生过不知多少次的战争。

所以夏铭才会想要收回历代葬身于天裂山中的剑宗门徒尸骸……剑宗立教,是也该让这些前辈们‘一同见证’啊。

苏礼明白了,心中忽然间沉甸甸的,也没有责怪宗门长辈忽然将这种责任施加在他的身上……因为在他想来,除了拥有剑崖意的自己,这件事还能交给谁来做呢?

……

剑崖之下,夏铭等人依然在苦思冥想完善剑招……苏礼的‘动物系剑法’实在是令人头皮发麻,想秃。

但就在这个时候长春子施施然地走了进来……

“长春子老师可是有事?”夏铭礼貌地询问……对于这位最古老的前辈,他也是不敢有任何怠慢。

然后长春子说道:“我只是看教主似乎还没做任何准备,所以想要问一句……这一次的剑徒巡山差不多要开始了,可有人选?”

“什么剑徒巡山?”夏铭一脸惊奇。

长春子:……

他忽然醒悟到一个现实,这位前前任宗主好像还没来得及主持‘剑徒巡山’就去镇压天外邪魔了。

而玄素也算古老,但她也是千年之前就不得不自封与玄冰内闭入死关。

剩下的玄虞子更是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这回事,似乎上一代的剑宗老一辈们都莫名地凋零了……竟然没人将这么重要的事情给传承下来。

“等等,玄虞子老师能先跟我们说说‘剑徒巡山’是怎么回事吗?”夏铭问。

实际上这原本应该是他或者玄素这一代人的责任,因为如果剑宗的传承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应该是已经经历过一次‘剑徒巡山’的。

但问题是,他们都因为种种原因而错过了千年前的那一次,而与玄素一代甚至是玄虞子那一代的剑宗长辈却又莫名原因尽数凋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