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厢内,就在崔六揭开骰盅的同时。

   整个房间中安静到落针可闻,随着崔六猛地将骰盅揭开,场间的几人霎时是将目光朝着赌桌之上看去。

   “这次我赢定了!”

   骰盅揭开的同时,崔六兴奋的声音已经自口中传出。

   甚至都没有去看赌桌上的骰子,在崔六看来,凭借自己的实力,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失误的。

   然而,惊喜的呼声之后,想象之中的情形并未出现。

   崔六有些不解的目光,朝着身旁张威的脸上看去。

   此刻,张威脸上没有半点想象之中的惊喜,整个人楞在原地,却如同石化了一般一动不动。

   心中有些奇怪,崔六隐隐有着一丝不太妙的预感,这才低下头朝着赌桌之上看去。

   三颗骰子静静地躺在赌桌之上,不多不少,正好是一二六,九点小。

   “不好意思,崔先生今天的运气可能不太好,这把又是我赢了。”

   赌桌旁,楚凡带着几分玩味的声音传来。

   梦幻唯美妹妹变身小麋鹿写真图集

   就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却宛如雷击一般,让崔六浑身一颤。

   “噗!”

   体内一阵气血翻涌,似乎是经受不了这么大的刺激,崔六还没来得及说话,当即一口老血便是自口中喷出。

   “不可能,我明明已经控制了点数,怎么回事这样?”

   整个人如同是彻底的癫狂了一般,崔六双手一推,将桌上的筹码倾翻在地,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震惊之色。

   他不相信,以他纵横赌场多年的赌术,在加上自己内劲武者的实力,竟然还会输给楚凡。

   “不,一定是你出老千……一定是这样的。”

   仿似彻底发疯了一般,崔六瞪向楚凡,一双眼睛里竟然是冒出了一缕森冷杀意。

   “输了就是输了,庄是你做的,骰子是你摇的,我兄弟哪来的机会出千。”

   听到崔六这话,袁术亦是有些不屑的道。

   这崔六还号称赌术高手,这才不过输了几把,就原形毕露了。

   “不可能,这家伙一定是出千了,我不信他能赢我崔六指。”

   崔六发疯般嘶吼道,话音出口,内劲武者的气势瞬间爆发,整个人不由分说,便是朝着楚凡抓去。

   他一定要找到证据,证明楚凡是靠出千才赢的自己。

   这一刻,见到崔六突然暴起伤人,袁术亦是面色一惊。

   而就在同时,坐在原位的楚凡却是一脸的淡然之色,一双黑色的星眸之中,一缕冷芒一闪而逝。

   “找死!”

   张口轻吐,楚凡整个人站起身子,一股无形的气势威压,霎时如排山倒海般朝前倾覆而去。

   就在这一瞬间,崔六整个人已经冲到楚凡面前,一双大手尚还没有触碰到楚凡的衣角,整个人便是浑身一颤,被拍飞了出去。

   “噗……”

   半空中,只见得一道血水喷溅,崔六的身影径直砸落在地,一口血水自口中涌出。

   “我去,这是怎么回事?”

   场间的形势变化太快,袁术还没来得及叫保安,便看见原本冲向楚凡的崔六,整个人已经是宛如死狗一般重伤倒地。

   “区区内劲武者,也敢在我面前放肆。”

   眼眸充斥着一股冰冷之色,楚凡站在原地,目光看向躺在地上的崔六,当即是冷声道。

   也就是在同时,在被楚凡目光注视的刹那。

   “宗师威压,这是武道宗师的气息!”

   整个人如同堕入冰窟般颤抖,被楚凡一记重创后,崔六哪里还敢发疯,此刻猛地清醒过来的同时,看向楚凡的眼神中,已不再癫狂,而是充斥着一股难以置信的惶恐。

   宗师之下如刍狗,一步登天莫等闲。

   崔六身为武者,自然不可能不知道武道宗师代表着什么。

   可以说,若是楚凡刚才心狠一点,只怕他现在已经没命了。

   “恕我眼拙,不知宗师在此,还请楚宗师饶我一命。”

   顾不得体内的伤势,崔六猛地起身,竟然是双膝一软,朝着楚凡径直跪倒在地。

   此刻,见到眼前这一幕,却也是让袁术一头雾水。

   “武道宗师?你这家伙在开什么玩笑!”

   袁术小声嘀咕道,身为四大家族袁家长孙,袁术虽不通武道,但也知晓许多寻常人不知道的事情,对于武道宗师,他自然也有几分了解。

   那可是连四大家族都不敢轻易招惹的大人物,这崔六居然说楚凡是武道宗师,在袁术看来,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他从小就和楚凡一块厮混,怎么可能不知道楚凡几斤几两。

   说他是武道宗师,袁术打死都不可能相信。

   啪!

   就在袁术纳闷之时,场间跪倒在地的崔六,此刻却是一个巴掌狠狠地扇在了自己的脸上。

   “宗师饶命,宗师饶命!”

   啪啪啪……

   见到楚凡默不作声,崔六连忙是扇了自己好几个巴掌,每一掌用尽力,差点是把嘴都扇歪了。

   “行了,我可以绕你一命,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房间内,看着崔六那肿成猪头脸的样子,楚凡开口之时,四周那股无形的气势威压,顿时如同退潮般瞬间散去。

   这一刻,感觉到那股莫大的威压消失不见,听到楚凡这话的崔六,脸上顿时露出了一股如蒙大赦的表情。

   “江湖规矩,我懂。”

   站起身来,崔六脸上多出了几分决然之色,当下右手竟然是从怀中掏出了一柄银光闪闪的匕首。

   手起刀落,鲜血喷涌。

   崔六左手一根手指顿时断掉,血流不止。

   “今日是我崔六有眼不识泰山,多谢楚宗师不杀之恩。”

   十指连心,强忍着手上的痛楚,崔六面色苍白的看向楚凡而去,眼见楚凡点了点头后,这才连忙后退了几步,准备起身离去。

   “崔六,你这是什么意思?这家伙赢了我的钱,你难道就这么算了?”

   包间里,就在崔六准备起身离去的同时,站在一旁的张威,却是一脸不满的开口呵斥道。

   这崔六可是他花了大价钱才雇来的高手,输了这么多钱,张威如何会善罢甘休,他才不会管楚凡是不是什么狗屁宗师,在他眼里,这西南地界上,可没有几人敢和他张家作对。

   “记住,宗师不可辱,别说是我,就算是你张家,也得罪不起此人。”

   脚步一顿,崔六冷冷的目光扫过身旁的张威,没有理会对方的命令,径直是走出了包厢大门而去。

   包厢中,就在这么看着崔六离开,张威铁青着一张脸,说不出的愤怒。

   “好好好,这笔账我张威记下了。”

   看着崔六离开,没有了一大助力,张威无可奈何,只能是愤然一扫楚凡二人,大步朝着包间外摔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