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清将手中的一锅烟丝享受殆尽,目光好奇又畏惧的盯着柳大少。

“我现在有些好奇如果你是你的师弟呼延筠瑶,你打算如何抵御这次大龙的强势兵锋?”

柳明志淡淡的瞥了一眼宋清,迟疑着要不要说说自己的想法。

然而想到闲着闲着,本来窝在书房之中就是为了探讨这次各方兵马的进攻,防守布局,说说就说说吧。

柳明志朝着火炉走了过去,提起茶壶搁置火炉上,准备沏上一壶香茗备着。

“你对擒贼先擒王这句话应该不陌生吧。”

宋清扣着下巴嘀咕了一会三弟问这句话的用意,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当然不陌生了,你的意思的擒拿云老帅来震慑三军吗?这一次我真的要反驳你了,想要百万军中擒拿云老帅这位三军统帅威胁大龙退兵,不过是异想天开而已。”

柳明志撇嘴一笑,玩味的望着宋清对着沙盘的位置努努嘴。

“看来你并未真正明白本王口中王这个意思真正的含义是什么,去沙盘前看看吧,想必你就应该会理解了。”

宋清怔了一下,将信将疑的朝着沙盘走了过去,重新打量起自己早已经看了上百次的沙盘。

宋清一低眸才发现,原来闪盘上的位置不知何时早已经被三弟插满了代表突厥兵马的旗帜。

写给的情书

宋清顺着那些旗帜的位置慢慢的审视起来,推测着这些旗帜的用意。

从最初的好奇神色,宋清的脸色逐渐的有些凝重起来,到最后在这尚且微寒的北疆天气里额头上甚至挂满了细密的汗珠。

突厥的旗帜由突厥王庭的位置一路蔓延至金国疆城松州外十五里的莫罗河位置。

随后代表兵马的旗帜一分为三,一路北上迂回兴州,一路直取松州城外,最后一路却去了胡达部落,然而一路奔袭秘鲁旧部,直奔大龙北疆六城之一的云州。

云州的旗帜一路向南辐射,定州,乾州,洛州,同州…….明州,最后定在了大龙的心脏京城的位置之上。

柳大少端着两杯沏好的茶水,一杯送到嘴边浅尝着,一杯捧在手里朝着沙盘走了过去。

“懂了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盯着沙盘怔怔出神的宋清猛然转身盯着柳大少:“你说的擒贼先擒王指的是陛下?”

柳大少将手里的另一杯茶水递给了宋清,脸色玩味的耸耸肩。

“这还不够明显吗?”

宋清愣愣的接过递来的茶杯:“可是…可是…..”

“可是突厥哪里会有这么多的兵力可以派遣对吗?”

“嗯。”

柳明志将茶杯搁置到了一旁的沙盘边沿之上,俯身在突厥草原的位置上审视了起来。

“相比屡屡南下出兵数量,突厥此次是被动防守,可谓是举国皆兵,别忘了突厥是一个男女老少上马皆可为战的民族啊。

他们南下犯边的时候需要保留一部分的精锐镇守大本营以防发生突变,可是这次是他们的本土作战,所有的兵力自然要倾巢而出了。

以我的估计,突厥目前真正的精锐力量少说还得三十万左右。

要知道目前的突厥部众男女老少加在一起可是有着四百万出头的人口。

老,弱,病,残,女纵然去掉九成之多,他们也得有三十多万的精锐兵马。”

宋清也俯身在沙盘之上审视了起来,脑子里仔细的思索着柳大少方才的话语。

“纵然如你所言,突厥现在还有三十万真正的精锐铁骑,可是一旦兵分三路之后,能绕道南下前去偷袭我大龙京师的兵力又有多少?

我大龙腹地各地州府那些战力地下的府兵或许不被他们放在眼里,可是京城可是有着十万精锐的禁卫军还有四万的各营,卫,门的辅兵。

就算突厥将这路兵马分出二十万来攻打我大龙,对于没有火炮是骑兵的突厥来说,想要拿下京城怕是没有两个月的时间根本没有可能。

而且突厥人以骑兵出名,对于攻城战方面的经验,不是我瞧不起他们,他们未必能比得上咱们的那些杂牌府兵。

尤其是是江南还有十万水师镇守,不出一个月就能沿流北上支援京城。

若是各地州府的府兵再接到勤王圣旨,即刻奔赴京城救驾。

府兵战力再不行,也有四十万之众,累也能把他们给累死。”

柳明志漫不经心的扣弄着手上的扳指,促狭的望着宋清。

“你怎么知道我师弟不会从金国搞来火炮这种攻城利器呢?”

“这………”

“如果去绕道偷袭京城的兵力虽然打着精兵的名头,不过是一些老弱的突厥骑兵呢?如果另外两支分出去的队伍同样是一些强行组建出来的老弱兵力呢?

打不过没问题,还不会逃吗?不会牵扯大龙进攻金国城池的兵力吗?

没有真正的进行交锋,谁知道突厥的兵力是不是仅剩精锐之师?

还是那句话,突厥是一个男女老少上马皆可为敌的民族。

那些突厥的老人当年哪个不跟着西突厥南下屡屡侵犯我大龙边疆?

他们的战力退化不如年轻的将领了,可是他们的骑射本领却不见的也退化了。”

“我……….若是以你所说,突厥真正的三十万精锐将会置于何地?”

柳明志端起了茶杯细尝慢咽了一口。

“你可以围点打援。别人为什么不会围点打援?

不止是云老帅,哪怕是本王,得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同样是想着如何勤王救驾。

可是关外战事正处于胶着局面,想要勤王救驾自然只能分出少量的兵力驰援京师。

你说等援兵火急火燎的驰援京城的时候,山海关以北突然杀出三十万埋伏已久的突厥铁骑来会有什么结果?

等解决了这批支援京城的援兵,蛰伏待机两日,放出一则消息,京城之危已经被十万禁军,各地府兵和江南水师化解了。

这个时候突厥人换上大龙将士的甲胄,冒充那批从关内返回的援兵折返关外战场,杀大军一个措手不及。

谁能想到昔日的战友会对自己痛下杀手的。

斥候的问题根本就是小问题,突厥人会说汉话的太少了。

百万大军斥候哪里认得过来,认出来解决掉就行了,暂时少了一个斥候根本没有人立马就能察觉出不对劲来。

以骑兵的速度,也不会给他们反应的机会的。

以老弱兵力为代价,换取敌军精锐兵力,我想谁都知道该如何的抉择。”

柳明志将杯中茶杯一饮而尽,双臂环胸笑幽幽的望着目瞪口呆的宋清。

“怎么样,这招移花接木,偷天换日得兵法如何?

亦或者说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也可以!”

宋清回过神来怔怔的看着柳明志,神色复杂无比。

“老子怎么觉得令突厥人金国人头昏脑涨,寝食难安的百万大军在你的手里竟然如此的不堪一击。”

“别,你可千万别这么说,本少爷还没有自负到连百万大军都不放到眼里那么膨胀的地步。

我说的办法相对于突厥,金国目前的防守之策来说略强那么一点而已。

一味地防守无异于是坐等灭亡。

而最好的防守恰恰就是进攻。

以攻为守,两国才能有一线生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