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喝过后,萧远一把将其推开,无视箭伤,继续指挥着作战。

他如此表现,偏将被惊呆了。

愣神之后,身子更是猛的一震,大声回到:“大人放心!若攻不上城头,高盛提头来见!”

话音一落,他也疾步回到本阵,于众士卒面前,战刀朝前一指,嘶吼着叫道:“冲!给我冲!”

“自现在开始!我部将士,所有人必须上到战场!如有畏敌不前者,军法从事!”

这就是萧远起到的作用。

偏将带动千夫长,千夫长带动下面的士兵,萧远则是带动了军将士的士气!

如此一来,秦军战意滔天!

许多人眼睛都快杀红了。

战场一角,云梯上,一名秦军顶着无数的乱箭,终于快要爬上城头,可就在他刚刚露头的时候,上面的西戎兵却弯刀齐出,那秦军躲闪不及,但临死之前,却是猛挥手中战刀,扫向了一名西戎兵的脖颈。

两人同时惨死,一个从城头掉落,一个从云梯掉落。

这种情况,几乎一直没有断过。

清爽怡人热裤小美女私房照

秦乃西北边陲,苦寒之地,秦人,绝对是骁勇善战的存在。

北岭有西戎一万兵力,本以城防据守,即便打不过,也应该能坚守几日才对。

可是现在,许多西戎兵都被这种凶狠的攻势吓住了。

这完就是不要命的打法!

是一场真真实实的恶仗!

拼的,就是双方将士之悍勇!

秦军将士的热血,洒满了城关,可战斗依旧在持续,且攻势丝毫不减,反而越战越猛。

彭双手持大刀,正在攀爬着云梯,他的后面,还跟着一连窜的士兵。

冷然间,一块大石从头顶落下,彭双没有办法,身处半空,只能挥刀砍去。

他一击之下,大石碎裂,可同样的,自己也掉下了云梯。

落地之后,没等他站稳,头顶又是一顿乱箭射来。

后者挥刀格挡,击断数根利箭,这已经是他不知多少次被逼下云梯了。

怒吼一声之后,他也再次欺身上前,脚下一点地面,飞身上了云梯,单手握着,开始迅速上爬。

这一次,因秦军这边凶狠的攻势,西戎已经出现了明显的防守空当,彭双也抓住了机会,快到城头之时,更是直接放弃云梯,纵身而上。

城头上,一名西戎士兵还双手高举着石块,正准备往下扔,结果彭双上来之后,直接一刀横扫而过,断头掉地。

而随着他第一个攻上城头,后面的秦军士卒见状,无疑像是打了一针兴奋剂,所有人都大叫了起来,攀爬云梯的速度,也更加疯狂了。

“杀——”

彭双大吼一声,一人一刀,直接冲进了西戎人群中,大刀上下翻飞,连劈带扫,往往一击,都是一大片西戎兵惨嚎倒飞,顿时搅起一阵大乱……

而先前那名叫高盛的偏将,在萧远激励之下,此时亦是从另一架云梯带头攻了上来。

他浑身浴血,一上来,就砍翻了两名西戎兵,同时单手提着滴血的战刀,瞪目之下,气势汹汹,脚下疾走,每走一步,也必挥刀砍死围上来的西戎兵。

随着他两人攻上城头,毫无疑问,接下来就是更多的秦军顺着缺口冲了上来,加入战团。

与此同时,城门处。

“嘿呀!嘿呀——”

一大帮的秦军士卒,聚集在这里,抱着尖锐大木桩,正在合力撞击城门。

每撞击一下,高大厚重的城门都会经过一次震颤。

可里面不仅被关死了,更有不少的西戎兵在用身体死死顶着城门。

正在这个时候,秦军后方突然传来一声大喝:

“都让开!”

随着喝声,许虎猛的冲了上来,推开众人,一个人抱住了粗大木桩,开始猛击城门。

城门再次震颤,他一人之力,竟比众人合力还要猛。

人们都瞪大了眼睛,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许虎额头青筋暴跳,不管不顾,用尽身力气,一击过后,又是一下,且一次比一次撞的狠。

在他奋力之下,不知撞了多少次,高大厚重的城门,终于‘轰’的一声被撞开了,里面顶着的一众西戎兵也顿时人仰马翻。

人们大为惊骇。

这时候,萧远也看到了这边的情况,不由精神一震,当即指剑喝道:

“城门破了!西戎已经顶不住了!将士们!给我杀——”

城门处顿时大乱。

无数的秦军,开始蜂拥而入。

城头上,彭双和高盛已经带人逐步杀向了中间位置,那里,也正是西戎北岭主将兀那所在。

后者见城门已破,城头更是乱成一团,也当即下令:“撤!快撤——”

随着他的命令,许多西戎兵开始护其左右,城头上的人更是开始边打边退,一路退下了城防。

且说许虎,城破之后,他是第一个冲进城门的,而因之前双手抱柱,撞击城门的缘故,他的手上并没有兵刃。

可进来之后,他却直接提起一个还没来得及爬起的西戎兵,以人作武器,开始横扫了起来。

那西戎兵魂都快被吓没了,可根本反抗不了,连连尖叫之下,在许虎手中,更是被当成了扫帚,挥击之下,撞击其他人,顿时倒飞一片。

一些人被强大的力道撞飞到了旁边的墙上,顿时迸裂而亡。

有些人被扫飞出去,砸进人群,带倒一片。

而许虎手中的那西戎兵,更是早已死透了。

击倒一大片人之后,许虎也将手中的西戎兵扔了出去,这时候,身后的秦军也都冲了进来,他则是顺手接过一面重装竖盾,咆哮着朝前冲去。

城门内,是数不清的西戎兵,许虎一马当先,一人一盾,猛扑了上去。

他微躬着身子,以竖盾在前,左右挥挡,最后,更是直接顶住了一大片的西戎兵,推着无数人连连后退。

这是何等的力道!

如此虎将,可胜千军。

尽管他现在还是一个小小的步卒,可顶在人群最前方,极大的带动了己方士气,起到的效果可想而知。

萧远说是三个时辰内,必须攻下北岭,可事实上,在秦军将士凶狠又犀利的攻势下,根本就没用到这么久。

战至此时,北岭形势,已不可逆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