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玉瑶听完刘勇的话,心中就像被压上一块巨石,连呼吸都变的格外沉重,大哥向来是个沉着稳重的人,看来这次是被人给设计了。

“瑶儿,这事处处都透着古怪,我们去盛京也是临时打算去的,所以除了给写信报平安以外,别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所以我们的行踪别人的很难捕捉到。”

“最重要的是那名女子,她被劫匪侮辱的时间太过巧合了,还是在官道上,这种种迹象都在说明,是有人故意的针对我们。”刘勇一口气说完紧接着一阵咳嗽,玉瑶忙将他扶着躺下休息。

“师傅您说的对,可现在当务之急是想办法先把我大哥给弄出来,我明天就出发,先去看看我大哥暂时先保证他的安全。”玉瑶尽管心里疼的厉害,还是强忍着,眼泪却不争气的哗哗的流下来。

脑子里哄哄作响,心口像沸腾的水,炸开了锅,脑海里不断回荡着大哥满身是血的模样,心中懊悔不已,在大哥来信说完去盛京的时候她为什么没拦住他,如果大哥不是为了她去盛京,或许就不会有现在的牢狱之灾。

“怎么办呢?”玉瑶回到自己的房间,脸色煞白,颓然的跌坐在地上,久久回不过神来,直到天边泛白,全身冷如冰雕,这才机械僵硬的从地上爬起来。

尽管脸上还挂着泪痕,眼睛却没有了迷蒙,变的明亮无比。

梳洗好,刚走出房间就看到她爹玉忠平正站在马车旁,冯嬷嬷丈夫刘大牛已经将马车准备好。

玉瑶看着双眼红肿的玉忠平,心中全都明白,刚刚收拾好的妆容,眼泪又滚落下来。

“瑶儿,爹爹相信,无论话费多大的代价,一定能把堂儿给带回来,爹相信。”玉瑶扑进玉忠平怀里,感受着怦然心跳的声响,传递着浓浓的担忧跟不舍。

“爹,我会的,大哥会没事的。”说完直到玉瑶的身影消失在玉家村,玉忠平才擦干眼泪回到家里,应付罗氏的追问。

清纯00后瓜子脸美女时尚欧伦风秋意写真图片

一路上顾不得停歇,三日后,玉瑶赶到了出事的平安县。

连客栈都没来得及进直奔县衙大牢,玉瑶花了二百两银子,买通了狱卒,看到了被关在牢里的玉锦堂跟玉宝兴两人。

玉瑶只觉的自己的嗓子像是被一团棉花给堵住了般,尽管心里有千言万语,可看着大哥满身血污的躺在枯草上,连一个音符都发不出来,任凭眼泪不住的往下流。

“二姐!大哥,是二姐,二姐来了。”玉宝兴听着牢门前有人靠近,抬头就看到站在面前迟迟不语的玉瑶。

玉锦堂缓步走上前,想帮玉瑶拭泪,才发现身上的血污,无奈放弃,哑声安慰道:“被咱奶差点卖掉的时候也没见哭,现在大了,怎么反而学会哭鼻子了,兴哥儿还在旁边看着呢,就不怕他笑话,快别哭了,瑶儿哭起来,真丑!”

牢里的低气压的人喘不过气来,玉锦堂看着眼前个从小就坚强的小丫头,最终将手放到玉瑶的头顶揉了几下,无声的安慰。

“大哥没事,只是身上看着有些狼狈,兴哥儿早就把给他的止血药给我吃了,还有伤药,现在伤口都已经结疤了,不疼,一点都不疼,快回去吧,这里可不是一个女孩子家该来的,大哥会没事的。”玉瑶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岂是玉锦堂三言两语就能哄骗过去的。

既然大哥不想让她担心,玉瑶也不说破,将手里准备好的两个包袱递给他们,“这里面有两身换洗的衣服,伤药,还有一些我亲自做的干果,馒头,们要是饿了就吃点垫垫,我很快就会救们出去的,一定。”

在狱卒的催促下,玉瑶不舍的从牢房里出来,感觉心中有一瞬间的茫然。

她现在要怎么样才能将大哥他们救出来?

彷徨不知所措,玉瑶恍惚中来到一家客栈门前,休息一晚,让刘大牛出门去打听消息。

平安县的县令姓周,名叫周金银,可这里的百姓都习惯在背地里叫他周扒皮,凡事进去衙门里的人,没有银子都别想出来,可玉瑶找上门,这个周县令却直接让她吃个闭门羹,这可不像他的作风。

现在玉瑶求助无门,就在她一筹莫展的时候,秦锻离即将从盛京来邹城的消息就像一棵救命稻草,让玉瑶看到了希望。

其实秦锻离早在玉瑶踏进平安县的时候就已经接到消息,他一直躲在暗处,就等着玉瑶走投无路的时候亲自上门来求助。

玉瑶等的心急如焚,两天后玉瑶终于把秦锻离给盼来了。

秦锻离看着眼前面容憔悴,双目红肿的玉瑶,心中的疼痛一晃而过,“瑶儿,这是怎么了?怎么出现在这里?”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

玉瑶强忍多日的眼泪,在碰到秦锻离关心的眸子时,终于滚落下来,毫无形象的嚎啕大哭,哭的像个受到委屈的孩子。

秦锻离将玉瑶轻轻揽进怀里,温和的手掌轻拍她的背脊,无声的安慰。

过了一会儿玉瑶才平静下来,脸色苍白,唇玉血色,连那双水灵的双眸,也变的暗沉无光,毫无生气,这样的玉瑶看着让人心疼。

秦锻离细长的手指,将玉瑶脸上挂着的泪痕轻轻拭去,温润如水的嗓音像是带着一股魔力,很快安抚了玉瑶躁动的心。

“秦大哥,我大哥跟二弟他们被人冤枉,现在被关进大牢里,这周县令迟迟不肯见我,我真是没办法了,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能让他跟我见上一面,无论他提出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玉瑶近乎哀求,她此时才意识到,在古代这皇权至上的时代,没有权利的小老百姓活的多么不易,而她之所以能这么快赚这么多银子,都是因为后背依靠着秦锻离这棵大树,亏的她还自以为是,觉得自己能走到今天都是老天的庇佑,看来还是她太天真了,没能看清楚之前的处境。

秦锻离看着以前自视甚高的玉瑶,如此恭敬的对着自己,秦锻离心头不禁有些得意,面上却不显露半分。

脸上同样露出为难的样子,道:“瑶儿,既然是大哥的事我自然会全力以赴的帮,不过这个周县令的为人也知道,这次上门求他,他肯定会狮子大开口,不过放心,我一定会尽力帮,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

知道这里并没有琼华楼所以秦锻离跟这个周县令也从来没打过交道,这冒然的上门求见,自不会顺利,只是需要没想到那周县令会如此难缠。

秦锻离直接送上一万两银票,可连他人的面都没见到,玉瑶心中暗暗谋算,看来这周金银是真把他们家当肥羊来宰了。

现在最让玉瑶哭笑不得的是,明知道是这样,而她还不得不把自己摆到他面前任他宰割。

“瑶儿别担心,大不了我进京去求我舅舅,就算让我下跪,我也一定会把大哥给救出来。”玉瑶并不知道秦锻离跟他舅舅家的关系如何,心中想着肯定并没有相处的多么愉快,不然他在秦家也不会生活的那般艰难。

这下玉瑶可算想错了,现在秦锻离跟叶家的关系可比秦家的关系还要紧密的多,这还多亏了当初她无私贡献出来的辣椒配方,要是被玉瑶知道将来她的不幸都是她自己造成的,相信肯定恨不得直接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秦大哥,要用银子尽管跟我说,只要能把我大哥他们救出来,这天大的恩情,玉瑶会记一辈子。”秦锻离等的就是玉瑶这句话。

“瑶儿,我的心意难道还不清楚吗? 打从第一次在耀月城见到,我的心里就再装不下别人,为了,让我做什么都行,就算要我的命,我也……”

玉瑶纤白的手附上秦锻离的唇边,将他未出口的话堵回嘴里,秦锻离趁机在她手心处落下一吻,火热的触感让玉瑶打一个激灵。

见玉瑶唇瓣轻启,像是无声的邀请,秦锻离双眸变的火热而迷离,早就已经尝过雨露的人又怎么会错过这样的时机。

“瑶儿,我喜欢!”玉瑶看着面色潮红,眼含深情的秦锻离,一颗少女的芳心不断地乱颤,平稳的呼吸被打乱了节奏,渐渐迷醉。

直到唇上传来火热的触感,玉瑶才瞪大双眼,脑海中一直回荡着几个字,她被吻了,真正的吻。

看着她可爱的反应秦锻离胸腔震颤,“傻瓜,闭上眼睛。”

玉瑶听话的闭上双眼,可脑海里却变幻成另一个人的身影,好像三年前她昏迷时也曾有人同样吻过她,而且还在她耳边说过什么话,声音低沉而魅惑,让人难忘。

这下玉瑶迷糊了,三年前那人不就是秦锻离吗?本就是同一个人,为什么会让她有不同的感觉,难道是因为一个是清醒中,另一个是昏迷中的关系吗?

秦锻离察觉到玉瑶的不专心,牙齿划过玉瑶的舌尖,忽然传来的疼痛让玉瑶回过神来,看着眼前这张被放大无数倍的俊颜, 突然像受惊的小兔子跳离开。

唇上的温热突然离开,让秦锻离心头有些恼怒,可来日方长,玉瑶很快就会嫁给他,不急于这一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