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靖西被沈星辰说的当场脸色就沉了下去,他眯起眸子,目光冷厉万分,却淡淡一笑:“沈星辰,涉嫌绑架,是要被量刑的。”

“我绑架?”沈星辰轻笑:“绑架了谁?证据何在?人证物证,都得出示吧?没有这些,想要给我量刑,以为我是被吓大的?”

用迟靖西的话,反驳了回去,沈星辰挑衅的望着迟靖西,没有惧怕,只有平静。

迟靖西眯起眸子,淡薄一笑,看来这个人,非常聪明,冷静,但他还没有聪明到做任何事情足够的谨小慎微。

“这么说,对绑架顾小竹一事供认不讳了?”

沈星辰一怔,嗤笑了一声:“迟警官,这是想要诈我啊,还是那句话,把证据拿来。”

迟靖西眯起眸子。

“还有啊,拿我,是不是应该有拘捕令,据我所知,到现在也没有拿到吧?”沈星辰笑眯眯的看着他:“迟警官,小心我告公报私仇哦。”

迟靖西心里一紧,瞬间就明白这个人,不是省油的灯。

他还没有来得及补拘捕令,对方就说了出来,而且他就算是要拿命令,也得等到天亮了,领导醒来再拿,而且这种案子,已经不是十万火急了,小竹安全了,所以他也没有贸然去打扰领导。

可现在,被沈星辰提了出来。

迟靖西心里便有了很多的担忧。

Your Smile

结果,这念头刚一冒出来,电话就响了。

他一看电话,来电显示竟然是领导打来的,他的直接领导。

迟靖西心里瞬间多了一抹担忧,他看看沈星辰。

沈星辰的目光玩味的看着他,一点点都不惧怕,反倒是有一种出奇的冷静。

“接吧。”沈星辰似乎知道了这个点话的内容,提前预知了一般,催促着迟靖西:“领导打来的,这件事,违规操作,要被处分了。”

果然,电话一接通,那边就响起来领导低沉的男声。

“迟靖西,没有逮捕令,竟然拿了人回来,这件事已经被上面领导知道,现在被暂停职务,警局的一切事务都不必再参与,等到什么时候核实清楚,做出解决方案来,到时再决定的去留。”

几乎没有任何的温度,不必去问前因后果,就这样直接亲口告诉他,暂停他职务。

迟靖西也瞬间就明白了沈星辰,来头不小。

看来,是真的有备而来。

迟靖西微微一顿,走了出去,到了外面,压低声音开口道:“逮捕令确确实实没有拿到,只是因为情况紧急,沈星辰涉嫌绑架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这件事情还有待商榷。”

“没有逮捕令先拿了人就是违规操作,上面已经怪罪下来,而且拿的人并非普通人,如果我们没有违规操作的话,我还能为讲话,但现在已经违规了,所以我也没办法了,已经被暂停了职务,立刻把沈星辰释放了。”

迟靖西着急的开口:“周局,沈星辰不能释放,他确实绑架了我的妻子。”

“的妻子?怪不得对方说公报私仇,看来还真是如此。迟靖西,立刻把人给放了,其他的明天白天再说。我安排其他人顶替的位置,接管手里的事务。”

电话就这样挂断了。

迟靖西站在门口,半晌没有动一下。

这时,自己的副手走了过来,为难而又担心的开口道:“头儿,周局打来电话,说要暂停的职务,把证件都得留下来。”

迟靖西逃出来自己的证件,递给他,“好,我知道了,去处理吧,沈星辰的事情,看着办。”

“是。”

很快,迟靖西从警局里落寞的离开,而所有人看到他都是欲言又止。

迟靖西一个人坐进了车里,点燃了一支烟,抽了起来。

不多时,车窗被人咚咚的敲了几下。

迟靖西凌厉的一个眼神扫了过去,早就看到了是沈星辰。

他被释放了。

迟靖西看到他挑衅的站在门口,望着自己,眼中都是轻蔑的挑衅。

迟靖西滑下车窗。

沈星辰居高临下的望着迟靖西,道:“迟警官,看来被伤的不轻啊,一个人躲在车里抽烟,怎么样?被停职的感觉如何?”

迟靖西没有搭理这个人。

“没有逮捕令就随便抓人,本事可不小,显然都不把们领导放在眼里,呀,太狂了。”沈星辰笑着耸耸肩,看着迟靖西的眼神一点都不客气。

迟靖西也没有开口,只是用冰冷的目光望着他,又抽了一口烟。

沈星辰也没有再多说,看来是想要点到为止,不去过分刺激。

“没关系,太狂妄,不给人留点后路的人,载个跟头很正常,就当是这是一个教训吧,以后做什么事情想得稳妥一点,对大家都好。”

“滚!”迟靖西骂了一句。

沈星辰一怔,扑哧笑了。“迟警官,骂人可不好,我看是想要出来打我吧?”

迟靖西眯起眼睛,冷笑道:“想要我动手?做梦。”

他看出来了,这人本来欲走,忽然又兴起,再度挑衅自己,他想要自己动手打了他,进去的就是自己了。

迟靖西岂能看不出来他的心思。

沈星辰笑了,很是玩味。

“算了,我走了,迟警官,回见。”

“会再见的。”迟靖西沉声道。

他总有一天,会抓到沈星辰的。

沈星辰勾勒起唇角,丢下一句话:“看本事了。”

迟靖西这是从业以来第一次被这样停了职务,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感到非常的沮丧。

电话响了,迟靖西看了一眼,是风熠宸的回电。

“靖西,刚才打我电话的时候我在忙。”风熠宸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我在调查沈明梅。”

“查的怎样?”迟靖西问。

“沈明梅现在攀了个高枝,身份一跃成为了京城齐家的续弦夫人,来头不小。”

“京城齐家?”迟靖西也是一愣。

“嗯。”风熠宸点点头。“动她,不那么好动了。”

“熠宸,我被停职了。”迟靖西这才开口告知f风熠宸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