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的傍晚,萧然这边刚刚收工,便见到刚哥到了工地。

“萧然,今晚上跟我走,我带你去酒店吃饭。”刚哥冲萧然喊着,向他走了过来。萧

然一愣,这刚哥为什么忽然说请自己吃饭,还要去酒店?

“发什么楞啊,赶紧的,去换件干净点的衣服,别到了酒店被人给赶出来了。”刚

哥一边说着到了萧然身边,轻轻推了一把萧然,然后小声悄悄对萧然道:“呵呵,好事,有大人物。”萧

然眼睛一亮,似乎明白了什么,赶紧点头道:“是是,我马上就去换。”

等萧然换了件干净衣服之后,赶到工地门口,就看到一辆车在门口等着了,而等他上车,便发现李德发竟然坐在驾驶位上,同行的还有李德发的两个跟班。“

草,你小子怎么这么慢!”李

德发一见萧然来了,立即阴沉着脸对萧然骂道。而

后转头又对刚哥道:“刚哥,今天这么好的事,你喊这二愣子干嘛,宝哥的饭局,他哪里够格?”

“老李你在那放什么屁!老子爱带谁就带谁,要你管?”刚哥瞪了李德发一眼。李

德发登时不说话了,咬着牙怨毒地转头盯着萧然。

清纯美女清澈眼眸凌冽眉眼画室写真

萧然一低头没有和李德发对视,藏住了眼底的喜色。他知道他的判断是正确的,终于能够遇到了虎鲨集团的高层了。

而后,等萧然坐好后,李德发就发动了车子。没

有多久,车子开到一个叫五湖酒店的高档酒店门口就停了下来,刚哥径直下了车,先进了酒店。而

李德发等刚哥走了,也把萧然赶下了车,让他原地等着,自己则带着小弟去停车了。“

这个地方挺豪华啊,看来这虎鲨集团对下面的人也挺舍得。”萧然看着金碧辉煌的大厅,暗自想到。

“咦,萧然哥哥,你怎么在这里。”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萧然的身后响了起来。萧

然身子一震,赶紧转身看去,发现竟然是徐雅婷。

他顿时神经略微紧张了起来,他没想到在这里竟然遇到了徐雅婷,这下可就有些麻烦了。“

你来这里干嘛?”萧然赶紧拉着徐雅婷到了一个角落,嘴里问着,眼神却扫向其他地方。“

当然是吃饭了,今天我有同学在这里聚会。”

徐雅婷笑道,又问道:“不过没想到昨天我们才碰到,今天居然又碰到了,我们这是不是有缘啊……”

说到这,徐雅婷不觉脸上一红,头都低了下去。可

萧然这时候却没有觉察到徐雅婷的异样,便道:“哦,同学聚会就好,你可别再去赛车什么的。”“

嗯,知道了。”徐雅婷点点头,又问:“不过,你昨晚和姐姐发生了什么事,她今天一天都在骂你。”

“咳咳,没什么,小误会。”萧

然尴尬地咳嗦两声,赶紧又催道:“你还是快点进去吧,我到这里来是有事,另外,你如果在里面遇到了我,就装作不认识我,好吗?”

萧然的紧张是有道理的,徐雅婷的身份太不简单了,如果被人发现他和徐雅婷在一起,那么等其他人看到了,那就真不好解释。“

怎么了,萧然哥哥?”徐雅婷有些疑惑,随即瞪大了秀眸道:“是不是王博坤家里人又来找你麻烦了?”

“不是,跟他家没关系。你只要记住我的话,碰到了装作不认识我。”萧然摇头道。

“不行,你一定要告诉我为什么!”徐雅婷也紧张了起来。

“唉……是跟我爸妈的死有关,我在调查一些人。”萧然无奈只能正视徐雅婷,说了实话。“

啊,那你会不会有危险。”徐

雅婷顿时有些慌张,一把拉住了萧然的手,一双秀眸紧张地看着萧然。萧

然一笑,心里感动,这小妮子真的是对自己很关心。随即摇头,轻声劝慰道:“放心,以我的本事,还没有几个人能拿我怎么样,只要你听话,好吗?”“

哦,好的……我听话。”徐

雅婷点了点头,小声说着,脸上莫名地又是一红。

“行了,这些事情以后再说,你不是跟同学聚会么?赶快去吧!”萧然笑着又道。“

好的……萧然哥哥,如果你有危险,一定要打电话给我,我会来救你的!”徐

雅婷说着,捏住自己的粉拳对着萧然挥了挥。“

呵呵,行了,你个小丫头,快去。”萧

然笑了,伸手摸了摸徐雅婷的脑袋,然后将脸色泛红的徐雅婷推走。看

到徐雅婷走后,萧然再扫向四周,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便重新从角落里出来,站到了酒店门口。但

是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在远处的一辆黑色商务车的后面,李德发和他的一个跟班正鬼鬼祟祟地缩着身子,悄悄地退了开去……又

等了一会,李德发才带着他的两个跟班走了过来,一看到萧然,便忽地哈哈一笑,“乡巴佬,在这里看傻了吧?”

“还好。”萧然不冷不淡地答道。

“哦,那你在这有没有遇到什么漂亮美女?这个酒店,美女不少哦。”李德发斜着眼角盯着萧然又问。“

没有,有什么美女愿意理我这样的乡巴佬?”萧

然淡淡一笑,神色没有任何变化。“

哈哈,我也认为你说得对!”

李德发哈哈一笑,重重地拍了拍萧然的肩膀,领着他的两个跟班往前走去。萧

然静静地看着李德发的背影,眯起的眼角忽地闪过了一丝寒光。而后,他才慢慢地跟了上去,离着李德发他们有一段距离,但是听力却集中到了李德发他们的身上。“

李哥,那小子在说谎啊,刚才我们都看到了他和一个漂亮妞在一起呢。”李德发身边的一个跟班撇嘴嗤笑着。

“我当然知道,哼,我刚才就是在试试他,看看他心里有没有鬼。嘿嘿,这一试,就试出来了,他确实有鬼!”

李德发嘿嘿冷笑着,同时微微转头,用眼角斜看后方的萧然,确定萧然离他们很远,肯定听不到他们的对话。而

这个时候,另外一个跟班也凑了上来,小声地问了李德发一句:

“那我们怎么办?要不要现在就去给刚哥说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