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这里之后,我们急忙找了两个村子里面的人交流了起来。

这才得知这村子确实发生了怪事。

从上个月开始村子里面一些上了年岁的老人便开始过世,就像是一个规律一样,感觉这件事情仍然存在着蹊跷。

我也搞不明白。

而且这件事情总感觉有规律。

这村口的赵大爷已经过世了两三天,家人也部聚在了里面。

“方便让我看一下老人的遗容吗?”我有些尴尬地对着老人的儿子问道。

“这死人的样子有什么好看的吗,看多了晦气,再说了你这么年轻,万一被一些脏东西粘到怎么办?还是离远点。”老人的孩子对着我善意的提醒道。

我尴尬的挠了挠头。

没有办法看到老人的面容,我也没有办法断别的一件事情。

谭金倒是想了一个办法。

“大哥,我们是从其他地方来的,我们几个倒是会一点皮毛数,应该能够帮村子里面这些死去的老人找到原因。”谭金笑嘻嘻地对着那个中年人说道,紧接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递给了那人。

花仙子美人如花

老人的孩子将信将疑的看着我们,过了好一会儿摆了摆手说道:“看你们几个小孩子这么年轻也不像会这玩意儿的,你们还是别瞎掺和了,以免跟老人一样出事了。”

“大哥。这件事情可非同小可啊如果你不让我看的话,很有可能会导致村子里面其他的老人相继过世,我只是想看一下老人的面容,看看他有没有沾染到一些东西。”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看着中年男人。

过了好半天中年男人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下来,但是只允许我们看个几分钟,不然的话他担心我们染上脏东西。

说实话,这些东西我们也不想看。

只是牵扯到村子里又加上村子里面还有小翠,这就让我们有些无奈,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帮个忙也算是好的。

我和谭金老霍三个人慢慢地朝着老人的棺材靠近了过去。

老人已经死去了多天,再加上现在天气这么热,已经能够闻到一股腐烂的气息,身上也不同程度地出现了尸斑。

“怎么办?从现在老人脸上我们也看不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老霍观察了一番老人的面容,仍然没有任何主意。

“别忘了还有这个。”我笑着将自己随身携带的那杆烟杆拿了出来说道。

谭金拍了拍脑门嘀咕自己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他们俩人急忙将烟杆里面装满了烟丝。

我们三人从大堂内退了出来,在院子里找了一处偏僻的角落,我顺着墙角坐了下来,将烟杆举在了手里面。

火点上。

我抽了一口。

浓浓的烟气熏得我咳了一下,不过紧接着我便感觉到一股昏昏沉沉的感觉两眼一翻像之前一样直接昏了过去。

而我此时以灵魂的姿态出现在了老人的院子里面,我仔细的观察这院子里面,希望能够找到刚才看到的那名老人的灵魂。

看到了。

不过令我意外的是除了老人的灵魂之外还有其他的老人。

那些老人笑呵呵的在那里聊着天,看上去就像是早就认识了一样,我估计是这几天刚去世不久的那些老人家。

“老爷爷。”

我急忙走了上去,对着正在聊天的几名老爷爷恭敬的说道。

“小伙子,我刚才看你去看我了,怎么?”老人在看到我时表现的极其吃惊,他又撇到了墙角处,我坐着的肉身更是诧异不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人仔细的打量我仍然没有搞明白这里面发生的事情。

我快被老人逗笑了,急忙对着面前的老爷爷说道:“老爷爷我会一点皮毛之术,就让我的灵魂脱离了肉身,我来这里呢是想要问你一件事情,村子里面接二连三的有老人过世我想你应该知道这里面的原因吧。”

老人点了点头。

我看到这里激动无比,总算是能够搞明白这村子里面老人接二连三过世的原因了,也迫不及待地想要搞明白这些。

“这村子里面不知道突然出现了一个什么脏东西,那天晚上我听到外面有敲门声,就出去把门打开了,谁知道刚打开门边看到那个脏东西,直接朝着我冲了过来,然后我就变成了这副模样,小伙子你一定要告诉其他人要小心!”老人一脸着急的看着我。

虽然老人已经过世了,可是他心里牵挂着的仍然是整个村子里的人,这种事情让我心里面十分的感动,老人也是个大善人。

都到这时候了,还牵挂着村里面的人,提醒他们小心。

“老爷爷你就放心吧,有我在这里不管有什么邪祟我都会尽力的将它解决掉的,村子里面的人也不会有其他的威胁。”我对着放心的说道。

还没等我搞明白这些事情突然我的头开始疼了起来。

我扭头看了过去。

原来我的肉身靠在墙壁的时候,一个不注意差点摔倒在地上,身旁的老霍和谭金两个人急忙上前将我的肉身扶了起来。

当我再次扭头看向老人时我的面前出现了一个极其恐怖的东西。

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女人。

她披头散发的,脚尖还有不断滴落的水滴,那副样子极其吓人。

我被她吓了一跳,一个机灵灵魂甚至回到了肉身当中,回过神来的,我坐在墙角下大喘着气,真是没想到会遇到这么恐怖的东西,回想到自己刚才看到的那个东西,仍然心有余悸。

在我扭头的那一瞬间,那个家伙突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那种感觉就像是在看恐怖电影一样,甚至更加真实。

“怎么样?你看到了什么东西?”老霍和谭金疑惑的看着我。

“我看到一个穿红衣服的女鬼,而且她披头散发的那副样子可把我吓死了,村子里面出现的这种情况也部都是一模一样的,你们几个人可一定要小心,而且恐怕今天想要下葬的话会有点困难,那个女鬼也必须要多加小心。”

我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心有余悸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