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能不能出的去,这些都是后话了。

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是他要杀掉这不知天高地厚,胆敢伤害他的仙儿与金龙,还有他的分身的女人!

他的怒,或许比不上天道之怒,但他的怒,绝对要比天道之怒,更加令人无法承受!

林昊血眸平静的望着对面的邪魔圣女,似乎,一点愤怒也没有,但这是因为,这个女人在他的眼里,已经死了,被他虐杀而死!他不想问这个女人想怎么死之类的废话,因为就在他的双眼开阖间,他右眼之中的血色瞳珠,便立刻化作了一道黑芒,而这黑芒展现而出的一瞬间,这座山洞之内便几

乎立刻被彻头彻尾的黑暗所笼罩!

这种黑暗,并非是简单的黑暗,而是巨大山影碾落而下,遮天蔽日,所造成的黑暗!

轰隆隆隆,整座腾灵圣山,轰然巨震!

小小的山洞,怎可能容纳仙界三十三天,第五山海之山意??几乎刹那之间,如同世界爆碎,以林昊等人所在的山洞为中心,整座圣女遗迹都顷刻间被碾压的爆开,甚至就连整座腾灵圣山,都在这一刻被似乎能够灭绝一切的第五山海之山意,碾压的硬生生连带着湖心岛,都朝着腾灵大湖之中沉去,足足沉陷下去一半,而没有沉陷下去那一半,山顶部位也完全爆碎开,整个圣女遗迹,刹那移平,不

复存在!!

这惊天动地的一幕,宛若末世!而原本已经飞出湖心岛范围,尚停留在腾灵湖之上的腾灵部族之人,大先知与大祭司等人,这一刻,也不得不立刻带着麾下族人,再度后退,足足退后数千里,这才勉强

能够不被那巨大的威力所波及!

但是在他们的眼前,却生生的看到,那腾灵圣山之上,赫然出现了一座巨大无比,仿佛盖落了整个苍天,将整个仙藏古界都碾压在其下的巨大山魂之影!

和服少女

而那山魂,巍峨磅礴,其上充满仙气古韵,渺远苍茫!

这,并非搬山之功,而其实更像是将一整座世界给搬了过来,硬生生的盖压在了腾灵圣山之上!!

“这,这……我腾灵部族,经营万世的族地,我腾灵部族的族地,毁了,没了??”

“腾灵圣山山顶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真正的腾灵圣女不是复苏了吗,为什么圣女没有阻止这件事情??”

“我腾灵部族世世代代繁衍生息的族地啊,就此毁没了么??”顿时间,一大帮腾灵部族族人,这一刻不分腾族还是灵族,尽都在看着湖心岛沉陷下去,腾龙圣山崩毁,甚至还有一座巨大无比,磅礴无比的恐怖巨山,盖落在腾灵圣山

山顶上的一刻,嚎啕痛哭。

腾灵湖,腾灵岛,腾灵山,这些,乃是他们腾灵部族繁衍生息了万万年的族地,乃是他们的家乡,他们的家园!

现在,一切都毁了!!但是面对这样的场景,大先知和大祭司两个人,却没有分毫的悲恸,他们两人都紧张注视着那腾灵圣山之上所发生的一切,当然,在山影阻隔之下,他们什么都看不见,

他们只是在期待着,那圣山之上所有事情最后的结果!

那位悠久岁月以前的大先知所留下的预言传说中的人,林昊,他最终会走向何方?他会否在所有事情尘埃落定之后,屠灭整个……腾灵部族?!而历经了整整一个纪元之后,重新复苏的两位圣女,她们之间,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是来自荒宗的邪魔圣女击杀真正的腾灵圣女,还是沉睡了万古的腾灵圣女,会

成功夺回自己的一切,杀掉那篡夺了她身体的荒宗之女??

一切,都太过扑朔迷离。

作为腾灵部族的两位大首领,大先知和大祭司,全部都在忐忑的望着那爆发出惊天之变的腾灵圣山,期待着,对于他们各自有利的结果!

但是他们期待归他们期待,林昊可却不会在意他们什么狗屁期待!

他只知道,邪魔圣女,杀了他的分身,还要将画中仙作为人形灵石,更是已经吸光了金龙的生机,此罪,不可饶恕!!吞山神诀,来自九大山海之中第五山海的磅礴山意,如同砸穿了这处界域,轰然落到腾灵圣山之上,压垮了腾灵圣山和腾灵圣岛,也朝着他对面的邪魔圣女,仿若能够灭

尽一切一般,轰然碾落!!

然而邪魔圣女,终究是邪魔圣女!她乃是上古时纵横于两大古老宗门之间的女子,她曾成功袭杀被星空天极宗数位长老保护的腾灵圣女,更是篡夺腾灵圣女肉身,以腾灵圣女的身份,直到上一纪元的轮回

世劫!

可以说,她这样的女人,什么样的场面没有见过?

哪怕林昊的这一击再怎么惊天动地,再怎么恐怖惊人,可对她来说,又能算得了什么?

林昊再强,也不过是还没有到达至尊问道境的小小修者。

但是她,来自荒宗的伪腾灵圣女,曾经哪怕是服侍她的人,修为都不止是问道仙境!!所以面对林昊这惊天动地的一击,她根本没有多余的动作,就只是抬起手来,随意的挥了一下手掌,顿时,以她为中心,以整个圣女遗迹为界,刹那之间一层坚实的如同

界壁一般的屏障瞬间形成!这屏障犹如五彩琉璃,其上还有飞禽走兽、上古遗凶等光影烙印不停显现,而也正是这些不断浮现出来的光影印记,正在疯狂抵抗着林昊召唤而来的第五山海山意,一时

间,这道屏障,竟然跟林昊的吞山神诀对抗了个不相上下,两道术法,居然顷刻间僵持在了那里!而眼看自己的屏障术成功阻挡住了从天而降的恢弘巨山,邪魔圣女微微变了一点的脸色,此刻再次恢复到充满媚意的娇笑,双眼勾魂的看向林昊,嘻嘻笑了一声:“小弟弟

,不要这么凶嘛。”“本尊,不,本姐姐还想好好地跟探讨一下,这具令我都无比着迷的魔躯妖体,到底是从何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