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桓王眉头大皱。

郭开微微躬着身子,继续说道:“另外,项戈将军称,丞相在离开秦营之时,秦王不仅亲自相送,更送有重礼啊……”

“竟有此事?”桓王的眉头已经越皱越深了。

郭开察言观色,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大王,他在秦营中那么些天,身为我桓国丞相,为什么要与秦王谈论政务国事,他们谈了什么,没人知道,几日之后,秦王又为什么对他如此尊重,这之间,多有诡异之处啊……”

“此话何意!?”桓王神色一凝。

郭开道:“不知大王是否还记得,秦王之前,攻灭凉晋,多有朝堂内应,否则,秦军绝不可能轻易取胜,而秦伐蜀之战,更是由蜀中大臣被其收买,为其打开了益州城门,可见秦王每攻一地,必功下于内应啊。”

“嘶……”桓王听完,忍不住倒吸了口气。

郭开趁势说道:“而丞相,典领百官,势力庞大,更是对我国的一切都了如指掌,若其有异,策应之人,不知几何,届时,我桓国可就完了啊!大王对此,不可不防啊……”

他十足一副小人姿态,可这些话,却说到了桓王心里,后者可并不是什么大度之人,对邱荣的异常行为,是肯定会生疑的。

吸气之后,桓王亦神色凝重,缓缓点了点头:“不得不防,不得不防啊……”

郭开是并没有被秦国收买的,他有此动作,完就是党羽之争,说白了,他和邱荣一直以来都是死对头,一旦逮着机会,是肯定不会放过的。

接下来,在其屡进谗言,和桓都的一些风言风语推动下,桓王疑心更甚,在邱荣回都之后,也当朝问询了此事。

和服少女

朝议大殿上,百官皆在,桓王位于王座,开门见山道:“丞相一路劳顿,前往秦营可有所收获啊?”

“禀大王,秦王以复仇和天子诏的名义,拒不退兵,攻桓之心,难以动摇,臣,尽力了。”邱荣道。

“哼。”听到这话,桓王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不冷不热道:“既丞相无功,又因何在秦营迁延许久啊?”

“这……”邱荣不知该如何回答了。

“恩?丞相有何难言之隐吗?”桓王已露出了不悦的表情,眼神中更是带着一抹审视。

“这。”邱荣纠结了一下,恭敬说道:“既大王垂询,臣,自当如实相告,去秦营之后,那秦王再三强留,臣迫不得已,只得停留了几日。”

“强留?”桓王带着一种不相信的语气道:“在此期间,秦王不是每日都宴请丞相吗?”

“这,是的。”邱荣道:“秦王对臣,确实礼遇有加。”

“礼遇有加!”桓王冷笑了一声,又道:“那秉烛长谈,一论国事政务,也是属实了?”

“这,确有此事。”邱荣只能无奈回答。

听到这里,桓王已经有些恼火了:“丞相是去游说秦王的!何故把酒言欢,促膝长谈,将重任抛诸脑后,且还与秦王讨论什么国事!讨论的什么,讨论的桓国内政吗?”

这话一说出来,朝堂顿时就发生了小小骚动,许多大臣也都开始与左右窃窃私语起来。

见状,邱荣有些急了,慌忙说道:“大王询问,臣不敢隐瞒,一切都是秦王相邀,臣推脱不过啊。”

桓王盯着他,冷冷说道:“如此说来,秦王是非常看重丞相了?或者说,丞相亦觉秦王乃明君也?否则,怎会有此举动,秦王又如何这般待你,又如何会亲自相送,还赠上金银财物?”

“大王明鉴。”邱荣急道:“臣怎会收取秦王的金银财物,与秦王之间,更是明确的对立关系,至于一论国政,也只是各抒己见而已。”

“是吗?”桓王神色阴沉。

这时候,郭开适时的站了出来,先是向桓王施了一礼,接着面向邱荣道:

“敢问丞相,既是敌国君主,何以论政。”

“这……”

“既是劝说秦王退兵,不成且返,又何以把酒言欢,在秦营数日之久,丞相是在与秦王商议什么吗。”

“本相没有,你休要胡说!”

“那秦王这般尊重丞相,丞相是否感觉与秦王私交甚好?”

“你!”

两人一问一答,对话至此,郭开不再多说什么,转而面向桓王道:“大王,非臣妄议,只是丞相之举,令人无法理解,还请大王明察。”

“大王!”邱荣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当即正色说道:“臣对桓国,对大王的忠心,可昭日月!此番秦营之事,也绝非郭开所说!请大王不要听信谗言!”

“谗言?丞相认为郭大人的话是谗言,那本王想问,你入秦营这些事,有假吗?”桓王冷冷道。

“这。”邱荣一脸焦急,可无法反驳事实。

“哼!”见他如此,桓王不由冷哼了一声,狠狠看了邱荣一眼,继而起身,拂袖而去。

他虽然没有直接问罪邱荣,可如此态度,已是表达了强烈的不满。

邱荣明白,以桓王性格,这其实比直接问责更加麻烦,他也忍不住喊道:“大王!”

可桓王已迈步而去,其他众臣亦齐齐施礼恭送。

今天这场朝议就这么散了,邱荣多少有些傻眼,等大臣们直身,郭开也看着他冷笑道:

“邱相位居宰辅,当以家国为重,如此这般,与敌国君主私交甚密,恐有负大王信任啊。”

“你住口!”邱荣大怒,忍不住伸手一指,厉声说道:“卑鄙小人!如此国难当头,你竟还谗言惑君!实乃奸佞之辈!”

“邱大人!”郭开的脸色也沉了下来,“在下只是据实而论,在王前诉说事实,总不能因为大人乃相国,就能恣意妄为吧?”

“哼!”邱荣狠狠瞪了他一眼,懒得再理会,愤怒而走。

看着他的背影,郭开脸上又露出了小人得志般的表情,其党羽之人也立即凑了上来,低声说道:“大人此策高明啊,如今大王已猜疑邱荣,我们只需再加一把火,就能将其扳倒,届时,丞相之位,就非大人莫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