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么?”林先生的表情也更凝重了些,道,“那的确是很麻烦。这个组织既然已经出手了,恐怕也不会这么容易收手。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咱们以后,可得多加小心了。”

杜云龙点了点头,道:“我已经想好了,等回去之后,咱们就搬个家,搬到一个更隐蔽地地方去。”

他又转过头,看向杜小可道:“小可,你就好好住在杨天那里,短时间内都不要随便外出了。学校的话暂时也不用去了。安要紧。”

如果是放在平常,听说自己一段时间都不用去上学,杜小可绝对会高兴得跳起来。

但此时此刻,看着林叔这凄惨的样子,她实在是雀跃不起来。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又道:“那婉儿她们呢?她们会不会有危险?”杜云龙想了想,摇了摇头,道:“应该不会。我从那些人的口中大致能听出来,他们事先并没有把杨天考虑在计划里。甚至他们都完不认识杨天。所以,他们应当只是冲

着我们来的,杨天家的几个姑娘应当是不会有事的。”

杜小可听完,点了点头,松了口气,道:“那就好。”

杨天来到了杜云龙说的云迪夜总会,却发现这里已经是一片狼藉。

活人是没什么活人了,大概能活着的都已经去医院去了。死人倒是不少。

各种酒架、柜子,倒的倒,塌的榻。

各种酒水、饮料,流的流,撒得撒。

地上混杂着各种奇奇怪怪纷繁复杂的东西。有玻璃碎片,有木屑残渣,还有人的血肉。

画室里的元气少女青春活力图片

至于断裂的肢体什么的不是没有,是太多了!很显然,那些黑衣武士袭击而来的时候,青竹帮的人也是力反抗了的。只是他们的力量,在真正的武者面前实在不值一提,哪怕再拼命,也只能落得个血溅当场的下场

眼下,这夜总会大厅里如此混乱,又满是断肢残臂,要从其中找出林先生的手臂,实在是太难了。

毕竟手臂这种东西,人与人之间的差别也没那么大啊,就算仔细观察,也只能大致分清个男女以及年龄段,想确认身份,实在是很难的事情。

况且,有大量的柜子、架子都倒在地上,覆盖住了很大的面积。下面压了多少断肢残臂都不好说。

杨天搜寻了几分钟,还是没什么头绪。

这时

“嘭!”有些破烂的门忽然被踹开了。

一伙人走了进来。

其中带头的一个,看到这一片狼藉之中的杨天的背影,顿时一声怒喝,道:“谁!谁在那?是不是你袭击了杜老大?”

杨天听到这声音,倒不是很陌生。转过头一看,只见这人倒算是个老熟人。

他叫吴云。

没错,就是杜云龙手下颇为有名的老将之一,吴老狗吴云。

杨天淡然抬起手,打了个招呼,道:“是我。”吴云本来还以为这人是什么可疑的嫌疑人呢,但此刻一看到杨天的脸,立马就僵住了。然后连忙屁颠屁颠地跑过去,深鞠一躬,道:“原来是姑爷,属下失礼了!对不起!

杨天当然不会计较这点小事,摆了摆手道:“没什么,不用在意。你们是来?”

吴云缓缓抬起头来,恭恭敬敬道:“是杜老大给我发了信息,让我来这里帮忙的。具体是帮什么忙,他也没说,我就打算先来这儿了再看情况。”

杨天一听这话,顿时明白过来,原来是岳父大人的意思。不过岳父大人也的确考虑周,自己都还没找他要人呢,他就已经把人派过来了。

杨天点了点头,道:“那刚好,我这边正好需要人呢。杜先生应该就是派你们来帮我的。”

“嗯,那您需要我们做什么?您尽管说,”吴云道。“很简单,帮我收拾这里的狼藉,搜寻所有的手臂,如果有确定是还活着的青竹帮弟兄的手臂的话,能送回去接上就接上。”杨天道,“更重要的是,其中还有林先生的手臂

,一定要找出来。”

吴云听到这话,表情立马严肃了起来,用力地点了点头,“我明白了!兄弟们,听到姑爷的话了吧?都开始动手吧,都小心着点!”

杨天见这些人开始动手搜寻了,便也没再多呆。

事实上,他就算站在旁边看着,也帮不了什么忙。而另一边,还有需要完成的时期呢。

于是他离开了夜总会,一路飚车又来到了那个别墅。

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对方似乎也没来人。

别墅里的情况也还是和之前一样,佐藤死了,田中昏迷,梁红刀昏迷。

杨天走过去,将倒在一堆墙砖碎块里的田中扯了出来,先把他嘴里的毒药囊给抠了出来,然后拿出银针,给他来了几针。

很快田中便渐渐苏醒了过来。

但当他睁开眼,看到杨天的脸的时候,他却简直有点后悔醒过来了。

他想弹身而起,想先发制人。

然而他却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得!

“不用白费功夫了,我把你的肢体经脉都给封住了,你现在能动的只有头和脖子而已,”杨天淡然道,“如果你不想和你那位同伴一样死于非命,那最好乖乖地配合我。”

田中听到这话,一阵震惊与慌张。

但几秒后,他便也渐渐地恢复了镇定。

他冷下脸来,看着杨天,道:“你以为这样就能为所欲为了么?呵,我告诉你,真正的武士,是不会畏惧死亡的。”

“我知道啊,”杨天耸了耸肩,道,“所以我不会让你们死啊,我会让你们生不如死。你们不怕死,但,不见得就不怕生不如死啊。”

田中纵然一副硬气的样子,但听到杨天这话,看着杨天那淡然的笑容,也不由得感受到一抹深深的恐惧。

他犹豫了一瞬,便做出了决定,嘴巴微微一扭,用力一咬

“咔”

却是咬空了!

他顿时一愣,有些懵逼了。

怎么回事?

毒毒药丸子呢?怎么怎么好像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