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街走过去,一路上钱渊看到了很多原本不应该存在这个时代的东西。

比如左手边那家酒楼,挑出的旗子上绣了个大大的“辣”字,啧啧,难道是川菜馆?

说起来这一世还是四川人最爱辣椒,这玩意堪称川人最配,都察院好几个四川籍的御史经常去钱家酒楼,桌上都是辣椒,还说不够味。

再比如远远看见街口处的一家店面人来人往,肩上搭着毛巾的小二捧着偌大的木盘穿梭其中,桌上摆着的都是紫铜火锅。

自从三年前潘允端扛着火锅入考场,火锅已经遍传京城了,还冒出好几家不比钱家酒楼味道差的火锅店。

毕竟这个时代,烹饪速度不快,北方大多数时候天冷,热菜要不了多久就要冷,火锅这种自己烫菜的方式很容易推广开。

转了个弯,前面更热闹了,虽然店面不大,但招牌够大,排队的人够多!

“聚德。”梁生又抽抽鼻子,“这字儿还是小的去求徐翰林写的呢。”

呃,三年前还在京城,突然有一天,小七送来信,说想吃烤鸭……还得是聚德烤鸭。

这个……钱渊也吃了很多次,但这个真的不会,只能绞尽脑汁回想,但也只记得聚德烤鸭是用挂炉的,请了好几个做烤鸭的师傅专门研发,但一直没成功。

没想到三年后回返京城,烤鸭已经出炉了,虽然不可能真的和聚德一样,但色呈枣红,皮脆肉嫩,鲜美酥香,肥而不腻,瘦而不柴,颇有几分相似。

前段日子,那位做烤鸭的厨师和两个伤残的钱家护卫合资开了这家“聚德”,虽然只短短一个多月,但名声大噪,已经能和“便宜坊”烤鸭店齐名了。

风琴小美女户外写真笑容温暖

便宜坊做的其实是南京烤鸭,是成祖迁都北京带来的,嘉靖三十年从宫中传入民间……不过钱渊没去过,那地儿有点晦气,在菜市口。

顺道让梁生进去提了两只烤鸭,钱渊这才上马回了随园,路上还在心里嘀咕……变化挺大的,但为什么都是吃的?

啧啧,穿越者能给时代带来哪方面的变化,很大程度上要看他前世的工作履历、专业、爱好。

如果是个理科男,应该会研发滑膛枪,平推天下。

如果是文科男,应该会附庸风雅,将后面几百年能抄的抄完,三妻四妾,纵意花丛。

如果是个喜欢玩战国时代的宅男,应该会努力掺和到日本战国时代去。

如果是个医生,应该会悬壶济世,至少比李时珍强……前提是不能是学影像专业的。

可惜自己是个吃货,而且还是个喜欢钻研怎么烧的吃货。

钱渊有点悻悻,早知道当年填志愿就应该选个“有用”的专业,早知道在刑警队就应该多钻研钻研枪械……不过在警队,开枪的次数也有限的很。

“少爷可回来了。”迎出来的门房牵着马,“林家来人,还在等着呢。”

“贞耀又来了?”

“还有他长兄。”门房也是钱家护卫出身,凑近小声说:“听说是来请期的。”

林家前几日来纳征,也就是下定,一般来说,古制六礼在明朝已经简化成三礼了,纳采,纳征,亲迎,请期已经和纳征合并,但这次情况特殊,

“火急火燎的!”钱渊一甩手,冲着梁生喝道:“傻楞着干什么……快点送到后院去,待会儿凉了……你少爷我又要挨骂!”

梁生笑嘻嘻的拎着烤鸭往里冲,冷不丁好险撞上了迎上来的彭峰。

这次跟着钱渊入京的护卫头领,彭峰行事稳重留在随园,梁生好惹事生非带在身边……放在随园没人盯着更容易惹出麻烦。

“少爷。”彭峰凑到近处低声道:“张翰林来访。”

“嗯,前几日说来随园拜会……”钱渊哼了声,这些日子,裕王府中,钱渊和高拱怼过两次,张居正频频向钱渊示好,还提过来拜会随园。

徐阶现在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也不知道张居正这位东门快婿是不是起了其他心思。

“居然还真来了,也不递名帖,不告登门!”

“少爷,今日午后有名帖送来。”

“午后?”钱渊一愣,脚步停下,喃喃重复了一遍,“午后?”

脑海中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逝,钱渊久久在门口来回盘桓,皱眉苦思去搜寻那点灵光。

到底是什么?

应该和今日自己与左都御史周延一席话有关……应该和周延提起三年前殿试策论有关。

但至少,肯定和庞尚鹏有关。

哪里有那么巧,自己入京数月,只有今日中午设宴招待徐党中人,一席长谈,而不入随园长达四年的张居正突然在黄昏来访。

“渊儿?”

放衙回来的钱铮诧异的看着侄儿绕着照壁一圈又一圈,旁边的护卫都闭气凝神不敢开口。

彭峰是知道利害的,每当少爷这副模样,必是碰到了要紧事……去年决定让王义、梁生领钱家护卫随戚继美入闽之前,就是这样。

听到打扰声,钱渊无意识的停下脚步,敛起的视线如利剑一般刺过去。

如若实质的威严眼神,让正走过来的钱铮不由得脚步一顿。

下一刻,钱渊眼中闪过一丝了然,原来如此。

随园的正厅内,张居正和林燫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两人算不上陌生,都是嘉靖二十六年进士,都选为庶吉士入翰林院,都在詹事府任职,甚至还都是裕王府讲官,连官职都一样,国子监司业。

但这两个人其实很陌生,无论是出身、背景、履历各个方面都有极大的差别。

林燫出身世家,往上数多少代都是进士出身,而张居正出身军户,往上数多少代都是军户……

性格、秉性各个方面都差的太大,林燫又因张居正攀附徐阶而心生鄙夷,虽然如今是同僚,却没什么交情。

事实上,原时空中的林燫和张居正在万历年间就是政敌。

所以,枯坐良久,实在找不出话说了,两人都觉得有点尴尬。

正在这时候,钱铮、钱渊叔侄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