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易走后。

   宋函微微一声叹息,问向宋文:“这萧宗主,到底是什么人?他为何会对下界那些人如此在意?”

   宋文苦笑道:“这萧宗主,乃是万毒山现在的宗主,不仅本身实力强大至极,更是楚尊的铁兄弟。可以说是楚神域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孩儿原先也没想到堂堂萧宗主,竟会对那些神奴这般在意。若知道,就算给孩儿一百个胆子,孩儿也不敢处死那些神奴啊!”

   宋函愕然道:“老夫真是闭关闭得太久了啊,竟连第九神域有了神尊,都不知道。”

   宋文道:“父亲,如今的楚尊,就是当年的楚凌。”

   “啊?楚凌居然还活着啊。”宋函讶然不已。

   对于楚凌这个数百年前出现过的历史人物,宋函还是知道的……

   宋文便对宋函说道了一番当今楚神域的形势。

   宋函得知后,点头道:“难怪你这个混账东西,刚才对那萧宗主如此畏惧了,这样的人物,的确让我们这样的小家族,不得不卑微。”

   “宋文,你派人去鹿家一趟,若那五个孩子还在鹿家,便将他们接过来养活吧!”宋函叹声道。

   宋文一惊:“这不会触怒萧宗主吗?”

   宋函摇头道:“萧宗主既然留了那五个孩子的命,就是给了他们活下去的权利。宋家免难,既是大幸。照顾那五个无辜的孩子,就当是赎罪吧!”

   少女与猫的午后欢乐时光

   宋文闻言,便道:“好,孩儿听父亲的。”

   当即,宋文着人赶往大河城去。

   另一边,萧易已经出现在了岳城杨家的府上。

   杨家的家主,是个不开眼的东西,一见萧易忽然出现在他的书房中,张口就是怒骂带威胁……

   萧易也没犹豫,一句话都没说,直接赏了他一个痛快,一记掌力,将其爆头,然后将杨家家主的无头尸体,丢进了杨家大院中。

   杨家众人骇然聚来,将萧易围了数圈。

   “不管你是谁,杀了我家家主,今天你都休想活着走出去!”一名老者怒喝出声。

   嘭!

   萧易神魂一动,直接以魂力,击穿其魂海,老者爆头而亡!

   数圈人群,骇得瞬间犹如鱼群惊散。

   毕竟,这诡异被杀的老者,可是杨家实力最强的第一供奉陈路。

   “杨家有会说人话的吗?出来一个,与我答话!”萧易淡漠的问道。

   杨家众人,齐齐将目光看向一个二十来岁的纤细女子。

   这女子,是杨家独女杨纤。

   杨纤见众人目光都看向她,只得咬了咬嘴唇,眼里带着强烈的恨意,颤声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在杨家生事,杀我父亲?”

   萧易眯眼道:“我是让你们出来答话的,不是问话的。”

   杨纤脸色怒红,这人不由分说就杀了她父亲和大供奉,竟还如此霸道凶横。

   奈何实力比人弱,杨纤只能忍住恨意,咬牙问道:“你想问什么?”

   萧易冷沉道:“杨家处死八十二名神奴,是谁的主意?”

   杨纤目光一颤,眼角瞥了一眼陈路的尸体,冷声道:“是大供奉的意思,就是刚才被你杀死的这人。”

   萧易不屑道:“看你柔柔弱弱的,倒也是个蛇蝎性子,居然拿一个死人顶包?”

   杨纤怒道:“我没说谎,就是陈路怂恿我父亲,将府内神奴集中处死的!因为所有神奴的神奴印,都是我父亲亲自种下的。外间传言,同心盟为了解救神奴,不择手段,四处袭杀神奴的控制者,未免我父亲遭遇不测,陈路便向我父亲献计,将所有神奴斩杀!这事情,在我们杨家并不是什么秘密,不信你可以随意问问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人。”

   萧易眉头微皱,又是出于这种忌惮?

   他目光落在一人身上。

   这人连忙惊悚道:“小姐没说假话,的确是陈供奉向家主建议的。”

   萧易眯眼道:“既然如此,那他就是真的该死了。杨家家主作为实际决策者,也是死有余辜。”

   “对于陈路的建议,你们之中,可有人反对过?”

   萧易一边问着,目光一边扫向众人。

   众人齐齐退步,却没人敢答话。

   那杨纤咬牙道:“我反对过,可是没用。陈路在我杨家劳苦功高,深得我父亲信任,而且他又是替我父亲安危考虑,这才做出的建议,纵我再三反对,我父亲最终还是同意了处死神奴。这件事,说到底也是我杨家私事,与你有什么关系?”

   萧易淡淡一笑,不答反问道:“你为何反对处死神奴?”

   杨纤皱眉道:“杀主叛逃,只是隐忧,他们尚且还没有犯下过错,自然不该被直接处死。”

   “可他们最终还是死了。”萧易目光一冷,“他们被你们杨家奴役多年,最终还是落了个无辜惨死!我若不出现在这里,只怕永远都没有人会替他们说句公道话。”

   杨纤抿了抿嘴唇,咬牙不说话。

   对于神奴的死,她也知道,自己找不到任何光明正大的理由,为杨家开脱。

   但这种事情,放在平时,也不会有人过问的。

   毕竟,神奴和买卖场上的货品,在很多人眼里,并没有什么区别,谁又会真正在乎他们的生死?

   只可惜,这一回有人在意了。

   还是被强者在意了。

   杨纤只能为自己的父亲,还有陈路供奉感到悲哀。

   被萧易冷视良久,杨纤咬着嘴唇道:“你实力远远强大于我们,若想将我们部杀了,也没必要和我们废话这么久了。你既是给那些神奴讨公道而来,若觉得我父亲和陈路供奉之死,还不足泄恨,就直说要我们怎样去做,才能偿还这笔血债吧!”

   萧易淡淡道:“虽说人死不能复生,但生者却可以为死者讨还血债。楚神域有三家做过一样的蠢事,其中鹿家被灭,宋家倾尽家财补偿,杨家,因你也可得一线生机。”

   “我给杨家两条生路,就看你这杨家小姐怎么选了。”

   “第一,让我再杀八十人,如此可与被杨家处死的神奴之数,数目对等!血债可以了清!”

   “第二,和宋家一样,倾尽家财,用作抚恤!他们虽然可怜到已经没有了家人,但这天下间,待安顿和待拯救的神奴,都是他们的家人!”